• 1、手机最初满足人的工具需求:通讯。
    这是一个强需求,是对固话的大革命。
    随后增加的短信功能也在强化其通讯功能。
    工具本质是耐用性,所以诺基亚崛起,黑莓与paml保持强势。
    这个阶段的手机以小为佳,符合工具制造逻辑。
    由于高成本高售价造成的稀缺性,手机从问世之日起便烙上了“身份产品”的标签。

    2、伴随摩尔定律而来的是传统手机的大众化,“身份产品”的特性日渐式微。
    乔布斯出手了。
    如果从移动电话的概念来看,乔布斯并没有重新定义手机,他重塑的是个人移动智能设备和“身份产品”。
    苹果创世之初就是典型的“身份产品”,你听听当年果粉对苹果电脑的溢美之词及洋洋自得即可明了。
    “身份产品”最大的特性是稀缺性。稀缺性是可以人为创造的,比如提高售价。当然高价需要相应的品质与其匹配,毋庸赘言。
    iOS的相对封闭性更多是为了获取更高溢价,即所谓一流企业做标准,同样的司马昭之心。
    既然是“身份产品”,手机作为工具的耐用性自然被弱化,排在头位的逻辑是工业美学、易用性和……大屏!

    3、比iOS略晚,google正式推出了android系统。
    动机论不必多言,客观上android的出现确实避免了iPhone一家独大。如果世界上只有iPhone手机,想想都恐怖。
    google走一贯的开放路线。开放的趋势必然是大众化,这与苹果对iPhone作为“身份产品”的定义相悖。
    开放是这个世界的终极策略,而“身份产品”是产品定位,一旦“身份产品”大众化,身份识别模糊,则高溢价状态不可维系。
    所以iPhone用户激增的后果必然是“身份产品”属性式微,时间长短而已。这不是预言,是商业逻辑。
    而开放的android则催生了不计其数的中小型手机厂商崛起并对iPhone成围攻之势。

    4、其中就有小米,背靠android系统,顺应摩尔定律,把握用户趋势,从苹果和三星的垄断市场中杀出一片天。
    小米也算是革命者,其一,让普罗大众都能用上拿得出手的手机,这就革了智能手机厂商的命。之前靠规模优势垄断资源获取高溢价的时代将一去不返,至少趋势已然凸显。
    其二,提升了智能手机的内涵,即个人终端的通道价值。这一点小米当然不是先驱,但它可能是在这个逻辑下布局、发展得最有潜力的一家公司。
    个人终端还不够,它还看上了家庭终端。所以小米电视出世。
    至于“身份产品”这个标签,在创业之初就被小米扔得老远。“为发烧而生”,当不得真。
    如果仅从渠道盈利的角度看,小米其实是在革腾讯的命,砸QQ的饭碗。
    不如换个名词:“生态链”。

    5、但业界仍有异类前行在身份产品的老路上,它叫“锤子科技”,掌舵者罗永浩。
    说异类,是因为根据前面阐述的产品逻辑,目前的方向应该是生态链,而非身份产品,从这个逻辑来看,硬件必须快速覆盖用户,从而达到控制海量终端的目的。怎样快速?如何海量?说好听点,叫“性价比”;说难听点,叫便宜。这个时候,老罗眼中仍是从前高品质高溢价的iPhone,这个靶,瞄得不太准。
    另一个异类之处,是老罗试图在这个毫无个性的时代重新定义“身份产品”。端倪就是“情怀”二字以及T1在工业美学上的努力,再加上最初的售价定位。
    “身份产品”重不重要?答案是肯定的。从蛮荒年代至今,“身份”二字的含金量与独特性一直是人类孜孜不倦的追求。但由于在手机领域,苹果定义的“身份产品”已经变身为大众产品,老罗重拾这个概念,也许只能做到小众化的“身份识别”了。
    老罗能否借助长尾理论打赢这场战争?我理性乐观,心怀敬意。

  • 在我写下这篇博客的几小时前,新浪微博上的一条信息成为热点:公关公司 出公关危机 我们拭目以待如何处理 “我本善良,为什么把我的忍耐当作无能” 。事件本身如何我不感兴趣,但是这条信息何以被引爆,倒是值得分析一番。

    我把这个事件的传播路径粗略捋了一遍,有如下结果:

    5月19日凌晨1时,女主角在博客上撰文控诉所就职的公关公司,当天下午3时,该博客收到第一个评论,事件开始被小面积关注。

    5月19日早7时至下午1时,女主角在新浪微博发布了与事件有情绪关联的三条信息,在下午5时仅收到两条评论及三次转发,此路径基本中断。

    5月19日晚8时,NTI互动总监高胜宁在新浪微博发布了关于该事件的信息并附博客地址,经10次转发7次评论后,路径中断。

    5月20日下午3时,迈势广告互动营销总监徐晟发布了关于该事件的信息并附博客地址。下午4时,该信息被转发。稍后,麦田二次转发了我的信息。传播面开始扩大。下午5时,洪晃三次转发了麦田的信息。之后,该信息开始大面积传播,截止5月21日凌晨1时,总计被转发668次。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几个基本结论:

    1、话题本身是传播的基本要素。所谓内容为王,如果话题本身没有足够的热点,基本不可能被人关注和传播。这条信息有比较明显的冲突因素在里面(公关公司出公关危机),能够吸引相关人士。

    2、传播路径的相关性对于初期传播有决定性作用。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最初的传播者高胜宁、徐晟、我、麦田所从事的工作都与互动营销相关,对类似事件有敏感性。

    3、传播路径必须经过关键节点才可能最终引爆。这条信息的关键节点毫无疑问是洪晃,她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数量达到60余万,同时,她的公众影响力也增加了信息传播的广度。

    4、偶发因素将改变信息传播速度。这个事件的传播路径有几个偶发因素:首先我和徐晟并不认识,但却在新浪微博上互相关注;其次,我在新浪微博上并不活跃,但恰好看到这条信息并主动去了解整个事件;然后,麦田也正好看到我转发的这条信息;更要命的是,洪晃居然也恰好看到并转发了……如无这些偶发因素,这个事件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层层转发,迅速扩散到不同人群,而且我预言很快将有传统媒体加入这次传播接力赛,把事件延伸到网络之外的人群并推波助澜。

    传播路径的分析到此为止。对于这个事件本身,我有句忠告:危机公关,示弱者胜。但这次事件中的弱者,似乎更愿意把自己包装得强大无比。由此,输赢基本已定。何解?请看吾友魏武挥美文:《一个危机公关的实例》。

  • 全文转载,不发表任何看法。

    中新社北京4月29日电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29日下午在北京闭会。会议表决通过了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该法明确了定密权限,并规定机关、单位应当定期审核所确定的国家秘密,对在保密期限内因保密事项范围调整不再作为国家秘密事项,或者公开后不会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不需要继续保密的,应当及时解密。

    这部法律对国家秘密的范围和密级、保密制度、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作出了规定,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公开的事项,应当依法公开。该法明确了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规定“除另有规定外,绝密级不超过三十年,机密级不超过二十年,秘密级不超过十年。”

    保守国家秘密法规定,国家秘密的密级分为绝密、机密、秘密三级。在定密权限上,法律规定中央国家机关、省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绝密级、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设区的市、自治州一级的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具体的定密权限、授权范围由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规定。

    根据该法的规定,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已满的,自行解密。对需要延长保密期限的,应当在原保密期限届满前重新确定保密期限。

    保密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应当配合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检察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发现利用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发布的信息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向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报告;应当根据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删除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信息。

    保密法规定,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违反本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由公安机关或者国家安全机关、信息产业主管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分工依法予以处罚。

  • 这就是昨天在云南大学讲座的《微趋势 —— 互联网发展微解读》PPT。大家看之,抨击之。

    首先感谢国家,google文档基本不能用了;其次感谢ooof,他推荐了这个不错的演示网站,很好用;最后感谢google浏览器提供的网页翻译功能,很实用。

  • 4月21日(周三),19:30,云南大学图书馆(二楼),有我的讲座。

    《微趋势——互联网发展微解读》。

    讲座不只面对云大的同学,但凡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过来交流。

  • 我的各种推:
    twitter:http://twitter.com/lanpi
    做啥:http://www.zuosa.com/lanpi
    新浪:http://t.sina.com.cn/lanpi
    网易:http://t.163.com/lanpi

    主推是做啥,捆绑了twitter和新浪,虽然这种同步时不时会技术性中断,但总体来说还算正常吧。
    做啥上面很难互动,所以我一直没什么转推。
    网易我注册没多久,基本上不说话。
    twitter需要翻墙,我很懒,不翻,也不回应别人的关注。
    常用的还是新浪。

    我奇怪很多仁兄几乎在所有微博上都开通了账号,都很活跃,他们平时不用干活的吗?

  • 尊敬的用户:

    您好!很遗憾地通知您,您的日志 "google走了,中国远了" 已被我们设置为私有,您无法公开。我们知道您写日志时倾注了大量心血,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不得不将该篇日志隐藏。非常抱歉,望您谅解!
    您是我们的重要用户,我们重视您在大巴上的体验;但为了保证能为您提供安全、稳定的服务,请遵守您和我们之间的约定(http://www.blogbus.com/about/blogserviceterm.html)。

    ----------------------------------------------------

    幸好在新浪博客有备份,点这里看:《google走了,中国远了》。

  • 从去年底开始到目前为止,中国互联网发生的一切都让人无法正常思考和应对。我已经尽量不去想,尽量让自己娱乐化一点,但是完全不奏效。我只有一招了,狠招:从明天开始到春节,不上微博,不上QQ,不登陆阅读器,不看报,不看电视新闻,不谈论,不表态。上班做事,下班陪老婆孩子,空闲时给杂志写稿,为下一次讲座准备素材,假装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人,假装中国互联网仍然是一个正常的互联网。

    最后,把上面的“互联网”换成“社会”,做同样的事。

  • 2010年已经过去小半月了,我开始写今年的第一篇博客。之前我想写,blogbus“被备案”中写不了。今天blogubs恢复正常,重新打开博客的一瞬间,鼻子突然有点发酸。不是因为博客恢复的欣喜,而是伴随压抑而来的酸楚。之前海内和饭否被和谐,我没有吭声,因为我仍心怀希望;之后BT被禁,我没有吭声,因为我并不依赖BT;接着blogbus短暂中断,我没有适合的地方表达我的情绪;今天,google将要退出中国,我愕住了,这种被抽空的感觉太过巨大,让人无所适从。我知道,获取资讯是人的基本需求,自由表达是人的基本权利;我还知道一句古训:偏听则暗,兼听则明;但是我也知道,明天,后天,将会有更大更多的惊诧在前面等着所有人,而终点,将是一个专属你我的超级局域网,如果我还有幸继续厮混在这个行业,个人简介也将会更改为:超级局域网从业者。

    最后,为了珍惜现在还能说话的这个地方,略去对“有关部门”的问候250字……

  • 1、粘性不一定发生在社区当中。好比我天天要回家,但是我和生活的小区没有太多关系,顶多水管漏水兼停车交费。就算是对门邻居都不认识,何谈粘性。

    2、网络社区和现实社区差别有多大?诚然,现实社区的物理属性决定了它的有限性,而网络社区理论上无限大,那它就真的无限大了吗?物理约束不了它,但还有社群的局限、资金局限和认知度局限……所以,网络社区仍然是有限的。基于这样的比较,网络社区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超级平台,其实上它做野心已不是社区,而是社会,facebook就在做社会;二是往垂直方向走,缩小社群规模,则可以提供更到位的产品服务,实施更有针对性的营销推广,降低资金方面的投入。但是且慢,做社区来干什么?

    3、社区仅仅为了增加用户粘性吗?当然不是。粘只是手段,初衷应该是聚合用户,聚合用户之后,为他们提供对口的产品和服务,再之后,要么从他们身上赚钱,要么“挟用户以令商家”,叫别人来给他们买单——说白了,还是盈利。再且慢,社区是盈利的最好方式吗?

    4、古人云:条条道路通罗马。也就是说,盈利之道并非社区一条,何况,大部分社区目前还不能自身造血,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是不是用更明白的方式来盈利会更好?OK,我们继续刨根问底。

    5、盈利模式不是空中阁楼,不能想象出一个模式来套用户,而是恰恰相反:应该是在研究目标用户的基础上创造匹配的盈利模式。不同的用户群体自然需要不同的盈利模式,再往下挖,他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定然与其他群体不同,聚合他们的方式也就不同,所谓不同,表现出来就是不一定需要sns社区。

    6、那用户需要什么样的平台呢?或者说怎样才能把他们抓住?核心需求和期望值嘛。他要的,给他。最好简单些、合乎人性些、门槛低一些。说到这里我突然想打个比方。我常到小区门口买烟,等距离同价格的一共三家店,我只去一家,不是粘性,没有交流,只因为他家门口比较干净。

    7、好吧,在sns社区普遍还没有诞生盈利模式的时候硬要把二者生拉硬扯在一起不好。那我回过头来只说粘性。粘性是sns社区的专利吗?古人再次云:条条道路通罗马。你看,古人说了,不是它的专利。还有什么东东也能产生粘性?胶水。对的,胶水。如果有种胶水可以把特定的人群粘在一起,想反抗也反抗不了,想摆脱也摆脱不掉,这种粘性一定是最强的。只可惜这种能自动做市场调研并选择性粘帖的胶水还没有发明,我说了也没用。但是这种胶水的现实版是有滴,它的名字叫手机。谁能摆脱手机?没有人吧。所以它就是我说的胶水。怪不得这么多人要打它的主意,原来是司马昭之心啊。手机是不是社区?我说不是,至少它现在还不是。它是一个工具,而且已经快速整合了无穷运用,功能如此巨大,恐怕只有《国产007》中的超级工具“要你命3000”可与之媲美。手机之外,还有没有能够产生粘性的东东?有滴。我不知道而已。但是因为古人云在先,那就一定有,据说,答案在用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