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因为对老崔的《蓝色骨头》期望值不高,反而有不少惊喜。

    2、崔健老老实实讲故事,相比其他跨界导演,难得。

    3、影片的故事完整,表演有惊喜,特别是那段独舞。

    4、崔健把十年浩劫与当代的迷失并列比较,逻辑上合理。此外还有很多细节的比较:女主角的美-最终毁容;顺流而下的网络时代-逆流而上寻找埋葬地;宝贵的枪-失去的“蛋”……

    5、崔健对那段历史不只是形式上的重现,更多采用了隐喻的手法,比如:男男之恋、“失蛋”的痛苦、摇滚乐萌芽、当代舞表现内心挣扎,当然还有鸟和鱼的结合……

    6、结尾部分冗长了,没必要把所有人都交代清楚,我觉得外国妞找到弟弟的那幕场景出现可以结束影片了,可惜。

    7、部分情节用力过分,太较真了,比如媒体收红包,没必要花这么多笔墨来强调。

    8、本片我给4星,真不是为了鼓励,确实值得一看。

  • 《疯狂的石头》的好,重在缜密逻辑和多线索交汇引发的荒诞感。它获得热捧说明不是中国观众没智力,而是缺乏脑力激荡的作品。为这部片子激动是应该的。因为中国导演后继有人了。

    《疯狂的赛车》品质感也不错。

    《无人区》甚至开辟了国内的某种电影类型。片中蕴含的狠劲让人兴奋不已。

    然后是《黄金大劫案》,有种不好的感觉开始初现端倪

    顺着流下去,就流出了《心花路放》。

    《心花路放》的品质感没法说,它其实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电影,倒是像极了赵本山春晚小品联播。

    网络段子、伪文艺、情色、diao丝、杀马特、拉拉……所有当下流行过或者正在流行的亚文化和热门词汇都获得了一次集中展示。同时还把经典电影中的桥段抄袭了一遍,比如《喜剧之王》中寻找初恋的桥段,比如《江湖告急》中马仔对老大的基情表白……就如同这部电影攻势凶猛、手段全面的的营销一样。但是。

    都全了就好了?票房好了就是好么?盆满钵满无非是观众对一个曾经新锐导演的期待和惯性罢了。

    我不奢望一部佳作诞生,而是在探讨一部商业片。不比当年八个样板戏年代了,在物质充沛的时代,或者说娱乐产品过剩的年代,产品经理是是需要诚意的。否则代价特别大。因为导演逐步积攒起来的品牌度一旦被糟糕的作品稀释,想重塑形象,真的很难。不比新导演,观众对新导演的认识是零,成则欢呼,败则唏嘘而已。说到这,我想起《后会无期》,相比宁浩,韩寒太有诚意了。

    诚意何以如此重要?前面我说过,开放的市场不缺商品,用户选择A或B,一定有其道理(莫把用户当傻子),这个道理说得高大上,可以是诚意,说得接地气一点,就是要找到用户核心需求,贴合用户感受(体验)。无论是产品研发还是营销策划,如果这个“诚意”把握得当,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台风口上,猪也能飞”,说这句的互联网大佬把自家公司做得如火如荼,你要真以为仅仅如此,还不如洗洗睡了。

  • 1、《遗落战境》有几个关键词:洗脑、信息屏蔽、克隆。

    2、洗脑至少有两种方式。一是潜移默化,逐步推进,强化巩固,但这种方式难免有漏网之鱼,比如朝鲜;另一种是彻底删除记忆,这是技术问题,而技术,从来就不是问题,所以未来如果有需要,最高领导者一定会采取这种方式。

    3、信息屏蔽通常有几种做法,一是利用恐惧,二是制订规则,三是信息处理。影片中所谓的辐射污染区便是利用了恐惧心理,并且收效良好。

    4、克隆则是呈现上述两种方式的完美载体。因为克隆只需对洗脑和信息屏蔽行为执行Ctrl+C和Ctrl+V命令。很简单,很实用。

    5、影片的结论是人性战胜了上述所有措施。这个观点太乐观了,但好莱坞不是韩国电影,它需要这种泛主旋律的调调来赢取最大范围的认同。而我是持悲观态度的。

    6、《遗落战境》居然能在国内影院上映,是欺负大陆观众欠缺想象力吗?

  • 1、用荒诞手法作为困境的转折点,是《东京奏鸣曲》的一抹亮色。

    2、荒诞桥段:男人捡钱遭遇车祸,女人被人绑架心甘情愿,小儿子逃票被拘一夜。

    3、同是亚洲人,韩国人拍同样题材,会雪上加霜,直至绝望到底,让人喘不过气来,比如《薄荷糖》;中国人会在矛盾中前行,最终绽放一把,但亦是幻影,比如《白日焰火》。

    4、日本是个极度自律的国度,自律的一面是秩序。所以男人会在车祸受伤之后仍不忘把捡到的巨款投入失物招领箱;女人会在放纵一夜后回归家庭,收家做饭;小儿子会重拾兴趣,继续学琴。

    5、自律的另一面是压抑。所以男人继续他的清洁工作,女人继续她并不幸福的主妇生活,而影片结尾,小儿子弹奏了让众人侧目的一曲,却无人喝彩,只是目送他们离开。

    6、影片陡然结束,让我颇感意外又暗自叫好。字幕出现至全片结束,没有片尾曲,只有脚步声和杂音,是否在暗示我们:现实无改观,困境仍继续?

    7、只有参军的大儿子,他滞留美国,彻底逃离这压抑而无望的生活了。

  • 1、作为商品的《后会无期》厚积薄发
    商品的目的是满足消费者需求,所以调研、生产和推广一个都不能少。

    先说调研。
    有人撰文阐述韩寒电影是大数据产物,其实不需要这么高科技,有庞大的粉丝群就足够了,这个数据和所谓大数据没有半毛钱关系好不好,查看博客访问量和微博粉丝数量即可。调研需要细分目标用户群,对于韩寒电影,我武断的说一句:不需要。他多年的读者群体已经足够庞大,电影,从某种层面上可以理解为书面阅读的可视化。所以,这个读者群体大部分是会转化为观众的。

    再来说生产。
    前面说过,从某种层面,电影可以理解为书面阅读的可视化。韩寒只需延续写作的风格和方式把电影完成,这个商品就足够完整了。这方面,他做到了。我可以列举:韩寒小说中的画面感很强,《后会无期》里关于阳光、关于行车中航拍的画面都不错;小说中的男主角大多灰扑扑,《后会无期》中的主角要么木纳,要么脸上有疤,一点都没落下;韩寒喜欢在文章中玩谐音、消解、反差游戏,这些在电影中比比皆是,比如追明星-追卫星;电话吹嘘如捡钱般容易-主人公确实在捡钱;比如二叔在加油站大讲一番道理后指出汽油车不能加柴油……这些熟悉的鬼点子两分钟一个,逗得影院中笑声此起彼伏。观众们是到影院看韩寒小说的,这些,足矣。

    最后说推广。
    在拍电影以前,韩寒基本不做推广,不管是出书、编杂志还是做“一个”APP,当然包括赛车,都没有做推广。有人说他这是以不推广作为推广手段,这是绕口令,不是正经话。但《后会无期》的推广,韩寒下了很多功夫。最早是博客,他写过《后会无期》;然后是微博,从今年初电影开拍一直到今天,他发的微博基本都和《后会无期》有关,而且逐步推进,在电影上映后微博频率一路攀升;其间,朴树演唱的片尾曲发布;其后,《万万没想到》和《张小喵片场日记》发布,无一不为了影片推广。当然,我说的不只是韩寒,是他身后的整个团队。

    庞大的粉丝群体+延续小说的电影作品+层层递进的推广=截止7月30日,票房破4亿。嗯,一个比较完美的产品营销链条。

    2、作为电影的《后会无期》用力过猛
    电影当然不仅仅是一种商品,“电影”本身有很多因素可以进行探讨。比如编剧、比如结构、比如台词、比如表演、比如逻辑性……

    先说结构。
    《后会无期》的结构有大问题。叙述主体转换应该是韩寒很用心的一点,请看:用胡生(车手高华阳)的走失把叙述棒交给马浩汉(演员冯绍峰),用马浩汉的离开讲叙述棒又传给江河(演员陈柏霖),逻辑上似乎没问题——因为走失了嘛,因为离开了嘛,所以更照应“后会无期”的主题了嘛。我琢磨着韩寒想把电影语言做得丰富些,期望不同叙述主体带来不同的视角,但是。韩寒解决了逻辑问题,却没有解决表现问题,结果,赤裸裸的逻辑没有铺盖,观众只看到散和乱。叙述主体转换做得不错的片子很多,近期更有日本电影《道歉大师》可供借鉴。

    再说编剧。
    编剧是电影生长的基础。正所谓种什么花,结什么果。看不出韩寒在编剧上下了什么功夫,因为我不知道他要讲什么……每个片段又没有关系,所以,故事该转承的地方只能用航拍来过渡,航拍很漂亮,但是……这个……每一帧画面都是有用的好不好,只是为了漂亮,不如风光摄影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韩寒在段子方面倒是动了不少手脚,但是动手动脚变成主体那可不好,牵强附会事小,喧宾夺主事大:两主角逃跑被跟踪,一人云:不是警察就好,结果,警灯警笛齐鸣——逻辑变成台词的衬托了——为了躲避警车,闯进机场跑道(你闯一次机场试试?),等到飞机起飞,女人云:我还没买机票啊——纯粹是为了抖出女人想远赴他国从良的包袱——这种编剧,确实有点节操不够用的感觉。然后,我有了不太好的联想:赵本山。

    接着说说对话。
    我几乎看过韩寒所有小说,但是想不起印象深刻的对话,这个问题在小说中完全不是问题,但要视觉化就麻烦了。换句话说,电影对台词要求实在太高了,因为它要解决代入感的问题。对话是对话,朗诵是朗诵,说教是说教,三者不可混为一谈。韩寒在《后会无期》里用力不少的是朗诵,用力过猛的都变成说教了。这几天因《后会无期》流行的金句不少,就不再举例了。

    最后是表演。
    记得有句话说的是:没有好的演员,只有好的导演。深以为然但又意外惊喜。《后会无期》里几乎所有演员都很迷茫,我估计他们和《太阳照常升起》里的黄秋生一般,不知导演要干嘛。但是,冯绍峰饰演的小城青年不论从装扮、状态、眼神和表演,都无限接近角色。因为第一次看冯演戏,不知底细,结果百度一下,原来他是标准富二代,那么,他的演技更要加分!

    最后之最后是总结。
    《后会无期》这部电影,有人看到用心,有人看到稚嫩,有人看到市场规模,有人看到粉丝汹涌,有人看到人有短处,有人看到年轻无畏,有人找到组织,有人感觉到相互认同……我其实只想看部好电影,但是有些失望,仅此而已,而且这种失望不会延伸到导演从事的其他行业。噢,我是不是太理性了?

  • 1、视觉上,一匹高头大马很唯美,特别在路灯下,但这应该不是重点。

    2、骑马者是阿拉伯人,如果我没记错,阿拉伯人当年马上征战几乎统治了整个欧洲,这应该是一个隐喻。

    3、骑马者相比普通人要高出一大截,画面凸显出高高在上的对比,有压迫感,暗合本片的推进方式。

    4、一匹马,一辆儿童自行车,二者都是交通工具,但都显得不合时宜,增添了本片的荒诞感。

    5、骑马者两次出现,一次是索取(香烟),另一次是给予(电话),作为一种间接交换,貌似暗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平等?

    6、骑马者和女孩的爷爷都是偷偷抽烟(老婆不允许),骑马者和警察都和电话有关,再次作为间接关联者出现。

    7、骑马者第一次出现印证了别墅被阿拉伯村落包围的事实,为观众增加一分紧张感;骑马者第二次出现更突兀,提升了紧张感。

    8、作为一部以色列影片,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关系本身就很值得探讨,而且,导演确实通过骑马者和警察的对话探讨了一番。

    9、这是导演(兼编剧)为故事叙述增添亮色和不确定因素的手法,有点调皮,有点机智,还有点文艺。

    10、如果把电影艺术比作化学实验,上述几个因素的混合,加上导演的灵光一现,成就了这个让观众为之猜测、着迷的片段。

  • 十多年前的香港黑帮片培养了我的香港电影情结。这种情结如此纠结,以至连香港的烂片我都能坚持从头到尾看完。昨天就是如此。

    听说《岁月神偷》是任达华和吴君如这两位戏骨出演,我放心了一大半;再看豆瓣评分,居然有8.6之高,我又放心了一大半;再看那位影评常青树“木卫二”对该片的褒奖,我又放心了一大半。我扒着手指算了算,三个一大半加起来,远远超出预期了,于是乎连骗带蒙把老婆儿子拖进影院。进场前,我还发了条微博:带老婆儿子看《岁月神偷》,不知道这回港片有没有回光返照。本来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有没有复苏,结果找不到适当的词,就回光返照了吧。不想,一语成谶。

    《岁月神偷》之烂,超乎我想象。故事烂,不合情;编剧烂,滥情;主演烂,矫情;节奏烂,该慢不慢,该快不快,该跌要宕,该起要伏……唯一大亮点只有小儿子,本来演得就好,加上这么多烂衬托,就更闪耀了。打住,这篇文章不说亮点,只谈烂处。

    剧情我都有点不好意思重复,但还是说一下吧:平凡人家,大儿懂事好学,小儿调皮可爱,被寄予厚望的大儿得了白血病,死掉,小儿变得懂事,焕发成才迹象,说完了。这部片子讲的就是这个故事。看官要说了,但凡一两个小时的影片,总归不会太复杂。看点在过程嘛。哎呀,过程我更不好意思说了,真替导演害臊啊:无非在来回渲染和涂抹这个滥情剧本而已。比如,为了衬托大儿的优秀,硬是搞出很多运动场的慢镜头来,一不留神还以为刘翔重现;再比如,为了衬托一家人的艰辛,把那场对抗台风的戏拍得哟,一家人简直就是被毛思想武装了的斗士(时代上确实也正好);为了反衬大儿的纯洁爱情,把那些情窦初开的对白设计得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唉,说不完道不尽的滥情。对了,还有bug,明明是架单人楼梯,两口子居然能一前一后稳当当站着向大儿子嘘寒问暖,请问那是什么新式楼梯啊?

    我始终觉得,电影吧,你不需要一个劲往深邃里靠,那太小众了;你也不必总往视觉刺激上贴,那太花钱了;你想走抒情路线,可以啊;你想突出世态炎凉,也没问题。重要是,不管你想搞什么飞机,总得把故事说清楚、说圆、说合理、说真实了吧。观众当然需要感动,但总不能稀里糊涂就流泪吧,当大伙傻的啊。如果非要做个比较,导演该去学习学习相似主题的《老港正传》,提醒:请看八遍。

    看望电影,我心不甘啊,于是上豆瓣查导演罗启锐的八辈祖宗,哇靠,原来就是那位当年用一部《北京乐与路》把北京摇滚群搞得抨击四起的编剧,记住了,下次如果看到这位罗导的片子,一定躲得远远的,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最后,我强烈支持烂片退票制!不能纵容无良导演反复祸害人民仅存的那一点点精神娱乐了。

  • 月球》这部片子在豆瓣评分居然达到8.3分,我觉得有点过了。

    这部片子总体来相当不错,但结尾造就的巨大硬伤让它的优秀打了大折扣,以致让人突然沮丧起来。先从开头说起。一个人,在月球孤独地干活,即将返回地球之前出意外,醒来后发现多了个一模一样的同伴,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克隆人,当然对方也是克隆人。妈的,那些记忆中的老婆孩子以及往日生活全是记忆植入,太绝望了。但更让人彻底绝望的还在后头:原来所谓的三年合约结束返回地球是个谎言,所谓的返回舱不过是毁灭装置,进入其中,立即被人道毁灭,然后机器人重新唤醒一个已植入记忆的克隆人继续干活。哇靠,电影演到这里,几乎具备了一部优秀电影的所有要素:想象力、孤独、谎言、未来科技、情感、纠结和绝望。镜头语言简洁干净,把月亮的荒凉和寂寥拍得无比凄美。编剧到此为止也是跌宕起伏,张弛有度。而主演Sam Rockwell表现相当出位,完全无可挑剔,试想,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有对手碰撞,该具备多强的实力啊。可惜,这一切都毁在编剧的虎头蛇尾里了。

    结尾部分,新克隆人身藏真正的返回舱来到地球,起诉了所在的公司。操,瞎扯蛋嘛。这样的狗屎结尾看似合理:克隆人确实需要揭露真相讨回公道。但这和观众有什么关系呢?观众需要的从来就不是正确结论,谁会把一部电影当做教科书呢?至少大家希望在影片营造的氛围中徜徉兼回味嘛,不料却被一个结结实实的合理性砸得够呛。岂不说它的突兀别扭了,作为编剧,你好歹得给观众留点念想啊。

    如是,我胡乱设计了几个结尾,供这位编剧参考。结尾一:克隆人进入返回舱开始出发,返回舱缓慢驶向地球,背景出字幕,电影结束。这样处理的优势很明显,对于观众,想象力被延伸了;对于影片本身,未知结局会扩大了影片的张力,另外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拍续集很容易展开。结尾二:克隆人返回地球,行走在记忆中的街道上,怅然若失或者目光坚定,出字幕,电影结束。这样的设计相比前者多了点具体场景,但可能性与想象空间仍被扩宽了,不管下一部怎样拍,都能很好继续。同时,他这个时候已然是一个真实的人,这种落地感能唤起观众共鸣。结尾三:克隆人回到记忆中的家门口,按下门铃,出字幕,电影结束。这个结尾就比较有指向性了,也许韩国导演会由此展开一部伦理纠结片哦,呵呵。

    不胡扯了,说点题外话。这部片子的制作成本显然很低,无非是模型制作而已。中国电影导演应该所有启发吧:别以为大投资才能拍大片,小投入也行的,就看你编剧怎样了。You know?

  • 艋舺》我看了。有点失望。原因很简单,台湾电影人曾拍过很多优秀的黑帮片,我的胃口被撑大了。这次,当然不满足。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有点暴力成分,但它和黑帮似乎扯不上什么关系,主题是青春困惑。徐小明的《少年吔,安啦﹗》倒是和《艋舺》的相似度更高些。有相似度,就可以比较一把。

    《少年吔,安啦﹗》据说当年上映时不冷不热,这不奇怪,近二十年前大家在关注什么呢?帅帅的小马哥,枪战中飞来飞去的白鸽,对了,那时候周星星同学也开始崭露头角,从星仔变成星爷。这样的档口,能指望《少年吔,安啦﹗》能被多少人关注?残酷青春无人睬啊。不过,睬不睬是一回事,这和影片的优秀与否没半点关系。俗话说得好,是金子,总会发光。不过,赶不上好时候的金子,没法回炉卖个好价钱。好时候啥年月才来到啊?就是现在啦。就在台湾电影已然不死不活苟延残喘的时候,优秀的都死光了,不错的自然冒头。为啥说《艋舺》不好不坏?歹势,不够硬啦。歹势,太说教啦。歹势,主角过于帅啦。演员帅也是问题?当然。我就没见过混黑社会的有多少帅哥。何况两位主角都是帅哥,不真实。帅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帅哥总显得比较软。十六七岁的年纪,砍人不管后果不要命的,讲义气没错,但不是软软的讲。

    《艋舺》为啥要这么帅的帅哥来演少年黑社会?无他,商业作祟。丑不拉几的主演谁去看啊。当年没这么多讲究,只要编剧好,导演好,表演出色就成。但恰恰是当年过于远离商业的操作逐渐把台湾电影带入沟里。因为有一个常识摆在桌面上:电影产业绝不是靠若干个好导演来成就的,得依赖电影的工业化程度实现正循环。还别对工业化嗤之以鼻,因为还有另一个常识摆在桌面上:电影不是单纯的艺术,而是工业艺术。工业是啥?最关键的是流水线,流水线可不是瞎生产,它一定是基于对消费者的分析研究来制作适合大众的视觉消费品。有消费者,就有投资,有投资,就有好产品,有好产品,就有好票房,然后,又有更大的投资进来……这个圈,划得很是完美。

    所以,单纯从艺术性来做比较,《少年吔,安啦﹗》明显高于《艋舺》。但如果把两部电影同时放到电影产业里面比较,则《艋舺》远胜《少年吔,安啦﹗》。二十年前,台湾佳片云集,侯孝贤、杨德昌、李安等大师级导演在各自的一亩三分田里优哉游哉,《少年吔,安啦﹗》想冒头出来,不易啊。二十年后,台湾电影处于青黄不接的境地,几乎绝种的田地里冒出一颗长得周正的小苗子,能不火吗?再者,钮承泽深知无法超越前面诸位大师,但他也许熟稔电影工业化的个中操作,加上多年领悟的电影艺术精髓,恰好也有点机缘巧合,这么一搓揉,这么一捣鼓,嘿,成了也。当然,这个成,还够不上拯救台湾电影的程度,理解宣传的需要,我实话实说而已。

    最后公布个bug:Geta大佬被枪杀后,赵又廷饰演的蚊子扑上前去哀号,我分明在背景里看到一台饮水机。那个年代,还不该有吧。

  • 也不知道韩国对导演动了什么手脚,总之这十多年来韩国电影让人刮目相看。这种变化首先是技术上的,不管是视觉效果、拍摄技巧、镜头表现力和演员功底,都没问题。但这些电影大多让人无法接受,至少我无法接受。无须刨根问底就知道,问题出在文化层面上。这还不能简单理解为文化差异,而是韩国导演从镜头中透露出的绝望。太他妈绝望了。《绿洲》如此,《追击者》如此,《汉江怪物》如此,《孝子洞理发师》《绿头苍蝇》《猪坠井的那天》《南极日记》《老男孩》……统统如此。这些影片对人性的挖掘不能说不深刻,而是太深刻了,深刻到让人毛骨悚然,它们都在极端的主题极端的场景下发生,也合乎情理,但恕我很难接受。

    每次看完一部韩国电影,我都会灰暗好一阵。我在想,韩国文化何至于此啊。对人类不报希望,对社会不报希望,对家庭不报希望,对爱,对朋友都不报希望,那么,解决之道在哪里?我没有看到韩国导演去探究合乎情理的解决方案,而是把那些恶抛出来,入木三分地描绘,然后转身离开。

    反观中国电影,我知道目前还没有可比性,但如果中国电影如果有一天分级了,解禁了,也许会冒出一大批去找寻真实的影片和反思荒诞年代的影片,但一定不会如此绝望。毕竟,我还是坚信中国人天性乐观且善于自我疏导。我当然希望那一天尽快到来,让有倾述欲望的人们能完整表达,而不是当下的隔山打牛隔靴搔痒。写到这里,突然有些悲观,因为那一天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