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作为商品的《后会无期》厚积薄发
    商品的目的是满足消费者需求,所以调研、生产和推广一个都不能少。

    先说调研。
    有人撰文阐述韩寒电影是大数据产物,其实不需要这么高科技,有庞大的粉丝群就足够了,这个数据和所谓大数据没有半毛钱关系好不好,查看博客访问量和微博粉丝数量即可。调研需要细分目标用户群,对于韩寒电影,我武断的说一句:不需要。他多年的读者群体已经足够庞大,电影,从某种层面上可以理解为书面阅读的可视化。所以,这个读者群体大部分是会转化为观众的。

    再来说生产。
    前面说过,从某种层面,电影可以理解为书面阅读的可视化。韩寒只需延续写作的风格和方式把电影完成,这个商品就足够完整了。这方面,他做到了。我可以列举:韩寒小说中的画面感很强,《后会无期》里关于阳光、关于行车中航拍的画面都不错;小说中的男主角大多灰扑扑,《后会无期》中的主角要么木纳,要么脸上有疤,一点都没落下;韩寒喜欢在文章中玩谐音、消解、反差游戏,这些在电影中比比皆是,比如追明星-追卫星;电话吹嘘如捡钱般容易-主人公确实在捡钱;比如二叔在加油站大讲一番道理后指出汽油车不能加柴油……这些熟悉的鬼点子两分钟一个,逗得影院中笑声此起彼伏。观众们是到影院看韩寒小说的,这些,足矣。

    最后说推广。
    在拍电影以前,韩寒基本不做推广,不管是出书、编杂志还是做“一个”APP,当然包括赛车,都没有做推广。有人说他这是以不推广作为推广手段,这是绕口令,不是正经话。但《后会无期》的推广,韩寒下了很多功夫。最早是博客,他写过《后会无期》;然后是微博,从今年初电影开拍一直到今天,他发的微博基本都和《后会无期》有关,而且逐步推进,在电影上映后微博频率一路攀升;其间,朴树演唱的片尾曲发布;其后,《万万没想到》和《张小喵片场日记》发布,无一不为了影片推广。当然,我说的不只是韩寒,是他身后的整个团队。

    庞大的粉丝群体+延续小说的电影作品+层层递进的推广=截止7月30日,票房破4亿。嗯,一个比较完美的产品营销链条。

    2、作为电影的《后会无期》用力过猛
    电影当然不仅仅是一种商品,“电影”本身有很多因素可以进行探讨。比如编剧、比如结构、比如台词、比如表演、比如逻辑性……

    先说结构。
    《后会无期》的结构有大问题。叙述主体转换应该是韩寒很用心的一点,请看:用胡生(车手高华阳)的走失把叙述棒交给马浩汉(演员冯绍峰),用马浩汉的离开讲叙述棒又传给江河(演员陈柏霖),逻辑上似乎没问题——因为走失了嘛,因为离开了嘛,所以更照应“后会无期”的主题了嘛。我琢磨着韩寒想把电影语言做得丰富些,期望不同叙述主体带来不同的视角,但是。韩寒解决了逻辑问题,却没有解决表现问题,结果,赤裸裸的逻辑没有铺盖,观众只看到散和乱。叙述主体转换做得不错的片子很多,近期更有日本电影《道歉大师》可供借鉴。

    再说编剧。
    编剧是电影生长的基础。正所谓种什么花,结什么果。看不出韩寒在编剧上下了什么功夫,因为我不知道他要讲什么……每个片段又没有关系,所以,故事该转承的地方只能用航拍来过渡,航拍很漂亮,但是……这个……每一帧画面都是有用的好不好,只是为了漂亮,不如风光摄影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韩寒在段子方面倒是动了不少手脚,但是动手动脚变成主体那可不好,牵强附会事小,喧宾夺主事大:两主角逃跑被跟踪,一人云:不是警察就好,结果,警灯警笛齐鸣——逻辑变成台词的衬托了——为了躲避警车,闯进机场跑道(你闯一次机场试试?),等到飞机起飞,女人云:我还没买机票啊——纯粹是为了抖出女人想远赴他国从良的包袱——这种编剧,确实有点节操不够用的感觉。然后,我有了不太好的联想:赵本山。

    接着说说对话。
    我几乎看过韩寒所有小说,但是想不起印象深刻的对话,这个问题在小说中完全不是问题,但要视觉化就麻烦了。换句话说,电影对台词要求实在太高了,因为它要解决代入感的问题。对话是对话,朗诵是朗诵,说教是说教,三者不可混为一谈。韩寒在《后会无期》里用力不少的是朗诵,用力过猛的都变成说教了。这几天因《后会无期》流行的金句不少,就不再举例了。

    最后是表演。
    记得有句话说的是:没有好的演员,只有好的导演。深以为然但又意外惊喜。《后会无期》里几乎所有演员都很迷茫,我估计他们和《太阳照常升起》里的黄秋生一般,不知导演要干嘛。但是,冯绍峰饰演的小城青年不论从装扮、状态、眼神和表演,都无限接近角色。因为第一次看冯演戏,不知底细,结果百度一下,原来他是标准富二代,那么,他的演技更要加分!

    最后之最后是总结。
    《后会无期》这部电影,有人看到用心,有人看到稚嫩,有人看到市场规模,有人看到粉丝汹涌,有人看到人有短处,有人看到年轻无畏,有人找到组织,有人感觉到相互认同……我其实只想看部好电影,但是有些失望,仅此而已,而且这种失望不会延伸到导演从事的其他行业。噢,我是不是太理性了?

  • 1、视觉上,一匹高头大马很唯美,特别在路灯下,但这应该不是重点。

    2、骑马者是阿拉伯人,如果我没记错,阿拉伯人当年马上征战几乎统治了整个欧洲,这应该是一个隐喻。

    3、骑马者相比普通人要高出一大截,画面凸显出高高在上的对比,有压迫感,暗合本片的推进方式。

    4、一匹马,一辆儿童自行车,二者都是交通工具,但都显得不合时宜,增添了本片的荒诞感。

    5、骑马者两次出现,一次是索取(香烟),另一次是给予(电话),作为一种间接交换,貌似暗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平等?

    6、骑马者和女孩的爷爷都是偷偷抽烟(老婆不允许),骑马者和警察都和电话有关,再次作为间接关联者出现。

    7、骑马者第一次出现印证了别墅被阿拉伯村落包围的事实,为观众增加一分紧张感;骑马者第二次出现更突兀,提升了紧张感。

    8、作为一部以色列影片,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关系本身就很值得探讨,而且,导演确实通过骑马者和警察的对话探讨了一番。

    9、这是导演(兼编剧)为故事叙述增添亮色和不确定因素的手法,有点调皮,有点机智,还有点文艺。

    10、如果把电影艺术比作化学实验,上述几个因素的混合,加上导演的灵光一现,成就了这个让观众为之猜测、着迷的片段。

  • 可能在平时似有非有的玩笑中习惯了与你的沟通方式,却从未注意过自己说错了什么,这些话,早就该说出口,但总是不能让你注意,可我还是要再一次感谢你那山一般的爱。

    从多久以前,你便不再教我做题,给我收拾房间,为我睡前送上祝福,可能你从未注意,在我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回首过去,找到的都是你威严的背影,而每次的关怀,总是母亲给予我的,我总认为,自己在你眼中是多么渺小,多么无关紧要,但当看到你默默背负着整个家庭的伤时,总不忍将这些话说出口,因为我知道,你的爱不期盼得到别人的认可。

    曾几何时,你曾使我心目中的英雄,我相信你是一个万能的父亲,你从未哭泣和悲伤,你并不为我的调皮而烦恼。然而随着时间流逝,我开始渐渐发现你的顽固与执着使人心烦,也许就是那时吧,我们之间出现了一道模糊不清的屏障,我们之间的世界不再那么清晰,我不再把你的话当成圣旨,我开始用尖钻的话去反驳你,因为,我不再将你当成那个万能的父亲。

    然而有一天,你悄悄离开了这个家庭,以至于我来不及对你说再见,似乎我们之间的仅存不多的联系,又一次断开了。一瞬间,我又回忆起你与我的那些往事,点点滴滴之间,出处渗透着你对我的爱,而这些事情过去多年,如今回忆起来是多么温暖,至此以来,我才慢慢发现,原来那层模糊不清的屏障,就是你对我的爱,在那一刻熔化,让你我的世界更加清晰。

    现在,我时不时也会常打电话给你,得到的回复虽然都是那么简单和微弱,却总能让我感觉到你的爱,无需表达和形容,似山一般。

    PS:上面这篇,是儿子10月份月考作文。

  • 老婆的诗集终于好了。
    我和老婆都会寄一部分给朋友。数量不会太多。
    其余的我会放到淘宝上销售。100元/本,含邮费。地址在这里

    如果你只是喜欢贾薇的诗歌,可以到贾薇的博客上看,或者去贾薇的豆瓣小站看,不一定非要捧在手上读。
    如果你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本《侧身的贾薇》,写封信给我。不是E-mail,是通过邮局的真正的信,留下清晰的地址和电话,我会免费快递一本给你。

    我的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福海乡陆广路福康花园南区 云南云电信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 王翼达 邮编:650200

    就说这些,下面开始欣赏诗集:

  • 这个寒假,不只儿子有作业,我也有。就是写《亲爱的安德烈》这本书的读后感,明早就要交给儿子的班主任。虽然写得匆忙,但也是有感而发。姑且放上来供各位批判。

    --------------------------------------------------

    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逐渐远离父母的过程。这个观点我完全赞同并且尝试用自己所理解的方式去帮助儿子早日独立。这种帮助包括鼓励甚至要求他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或者在他提出某些“宏大”问题时启发他思考从而提出自己的观点……

    但这些努力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我并不十分清楚儿子在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我甚至担心伴随青春期的逆反心理,儿子会排斥我们的某些帮助。所以,我一直在寻找某种方法,一种适当而有效的方法。

    《亲爱的安德烈》让我似乎触摸到问题的根源了。那就是沟通,而沟通最好的方式,也许是交锋。交锋意味着彼此独立;交锋意味着冲突;交锋意味着针尖对麦芒。用“交锋”来作为沟通方式也许过于激烈,但对于已经逐渐拥有自己的朋友圈、生活习惯以及对世界的独特看法的儿子来说,也许真是个不错的沟通方式。

    龙应台五十几岁,绝大多数时间工作生活在台湾,而安德烈二十出头,生活在遥远的德国,天然的东西方文化冲突加上年龄差距、阅历深浅,放大了彼此沟通的激烈程度。同时,母亲关注国家、民主、故乡这些较为宏大的主题,儿子则更喜爱交友、音乐、足球那些具体而微的事物,又进一步加剧了两人的“对抗”。我想,中国大多数父母和子女的冲突再大,也不会达到这样的程度吧。但出乎意料的是,这对母子的沟通获得了非常好效果。我总结了一下,有这么几点:

    一是加深了对彼此的理解。这点太重要了。父母和子女无谓的对抗甚至交恶,不都因为相互漠视、误解而来的吗?虽然双方彼此观点不同,但敞开心扉畅所欲言,为彼此深入了解对方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所以,说出、倾听是沟通的基础,这扇连接彼此的窗户,一定要保持畅通。

    二是不去强求说服对方。龙应台的阅历应该说相当丰富,何况她是安德烈的母亲,所谓长辈为大。可她没有自持这一点,在安德烈提出不同见解的时候,龙应台没有反对,只是提出自己的观点让其参考,或者建议他换多种角度看同一问题,并告诉儿子,很多问题并不是非此即彼的(这种对孩子更高层面的引导方式,我渴望马上能够实践)。而安德烈似乎也深蕴此道,并没有一味要求母亲接受自己的观点,对于后青春期的年轻人来说,太难能可贵了,明天开始,我就试着用这个观点影响儿子。

    三是发现并学习对方优点。有一封龙应台写给安德烈的信让我触动很大。为了理解儿子喜欢听的HipHop音乐,龙应台跑去找了一堆这样的音乐,和歌词一起对着听。回想自己,我们何时去尝试了解儿子喜欢的蝙蝠侠和海贼王啊?了解都没有,怎么理解?沟通如何有效啊?

    看这对母子的信越多,我对这种虽然有火药味但却有效的沟通方式越发喜欢。也才发现平日里对儿子的教育太过于单向,只是告诉他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却从未将他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去倾听他,和他平等交流。谁说父母和儿女不是平等的?虽说我们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但正如最初的观点一样,终究他是要离开我们的啊。早一些了解他、理解他,就能早一些帮助到他,他也就可以早一些获得独立的力量,或者说,他就能更好地独立面对那个和家庭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而通过这样的沟通,他对我们理解得深入了,也会受益匪浅,至少他能明白我们种种行为背后的用心而更容易接受吧。

    儿子今年13岁,不大,但也不小了。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有自己还不算成熟的看法,虽然拘于表达能力的欠缺,他还不能很细致描述他眼中的世界,但这并不应该成为我们彼此沟通的障碍。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和老婆会用更开放的心态和儿子沟通,即便是交锋的方式,又何尝不可呢?

  • 上面是诗集《侧身的贾薇》“身”分类目录的设计稿,大伙姑且欣赏之。为什么说姑且?因为事情有变化了。

    今天上午,诗集《侧身的贾薇》终于从印刷厂送到家。打开包装一看,靠,尺寸怎么不对啊。和第一次印的版本相比明显短了一截。量量尺寸,整整少了5毫米。5毫米啊,这么大的误差,这么低级的问题。不但影响了封面效果,还把各个分类目录的页面也破坏了,简单讲,上面大家看到的那个大大的“身”字头不见了。

    只好又电话印刷厂老总,沟通许久,再重印一次吧。

    我没问诗集第二版第3次印刷的时间周期。随天意吧。
    好事多磨。古人也是这么宽慰自己的。

  • 我和老婆生日同一天。12月14日。
    诗集《侧身的贾薇》是我送给老婆的2010年生日礼物。

    诗集用“侧、身、的、贾、薇”这几个字来分类。
    侧:收录开阔、大气的作品。
    身:与身体、情欲有关的作品。
    的:感触、思辨类作品。
    贾:与熟人、朋友等相关的诗歌。
    薇:为曾经及现在最亲近的人所写的诗歌。

    装帧风格贯彻我钟爱的极简主义。为此我向设计师反复强调了“奥卡姆剃刀原理”。
    当然,老婆的个人介绍也极度简化。就一句:
    贾薇,1966年12月14日生于云南盐津,诗人。
    简化是一种区别,有必要和那些动辄数百字来罗列荣誉和奖项的所谓诗人隔绝开来。
    序言和后记都没有。因为优秀的诗歌无须注释。

    封底是老婆多年前的版画作品《蜘蛛,蜘蛛》。
    封面那支蜘蛛也来自同一幅版画。

    瞒着老婆紧赶慢赶,诗集终于在生日那天拿到手。
    印刷、装订虽不尽人意,老婆还是很高兴。这份礼物太让她意外了。
    但我不满意。和印刷厂沟通后的解决办法是重印!

    这次我和老婆一起重新选编、校对,设计上做了微调。
    144首诗歌精减为91首,页码调整为200多。印数500册。
    折腾了两个星期,元旦后终于把第二稿交付印刷。
    明天上午,重印的诗集将交到老婆手上。
    中国当代最优秀女诗人(没有之一)的诗集,我很期待。

  • 刚收到朋友小海来信,他又出诗集了。在这个时代,写诗是件寂寞的事。话又说回来,和这个喧嚣沸腾的国家相比,谁又不寂寞呢。
    不多说,且看诗集介绍。

    ------------------------------------------------------

    小海诗集《大秦帝国》已由上海文汇出版社(2010年10月第1版)出版发行。该诗集收录了小海的诗剧《大秦帝国》、《大秦帝国人物志》和《古今人物志》三个部分的作品,均为作者近年来创作的新作。 

    序言 

    《大秦帝国》是我2009年11月至年底创作完成的,分成两个版本,一个是诗剧版,一个是人物志版。其实两个版本是一个材料,相当于就着一份原料变着花样炒成了两个菜。想想,这其实是一种智力游戏,就像自己和自己下棋、角力,偶尔露出贪玩的本性来,倒也乐趣无穷,有益身心。两种形式,孰优孰劣,留待读者们评判。

    古今人物志中的一些诗歌散篇和附录中的短剧《徐福东渡》,是我创作《大秦帝国》先后写就的,所以也一并放在这个集子里,有兴致的读者不妨参照着阅读。

    大秦帝国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多民族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秦始皇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使用“皇帝”称号的君主,他吞并六国,并发兵南征北讨,史载“百越之地,尽皆俯首”、“北扩千里(北击匈奴,夺回河套地区)”、“秦王扫六合”,修筑长城,巩固边防,修建灵渠,沟通珠江流域,确定了中国版图的基础;在政治理念设计上,他废分封,“设置郡县”等,成为中国统一后行政管理的标准范式,他推行“以法治国”的法家学说,赏功罚罪,“酷刑法”,“百代都行秦政法”,影响历时数千年之久;他在全国上下大力推行车同轨,道同距,书同文,统一文字,统一货币和度量衡,可谓“文韬武略”兼备,被李贽誉为“千古一帝”。他从加强专制统治、防止国家分裂的需要出发,焚六国史书,坑术士,导致各国大量古籍被毁,造成古代文明史断代、断层;举全国之力修建万里长城、秦驰道、灵渠、阿房宫及秦始皇陵,劳民伤财,天怒人怨,“天下叛之,二世而灭 ”。可以说,秦始皇和大秦帝国对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均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所幸的是,大秦帝国延续几千年的所谓先进政治制度、政治设计已成行尸走肉,所迎来的只是其逐渐冷却的过程。

    作品完成后,先后邮寄给贺奕、于小韦、韩东、宗仁发、海马、潘洗尘、臧北等朋友,他们都抽空阅读并提出了意见、建议和批评,在此也一并表示感谢。

    诗人李德武主动请缨,给予了《大秦帝国》诗剧版极高的评价,溢美之词让我脸红耳热,我将之看成是无私的鼓励和友谊的见证。

    是为序。 

    小海
    2010年6月8日

  • 我一直很喜欢看韩东的作品。从早期的诗歌到后来的小说。作品中的冷幽默和小聪明总能让我在心里面笑出声来。当然了,他的作品还有个特点,就是很白描,很干净,从不拉稀摆带。

    好话说完了,接下来就是贬义词。

    我花两个晚上看完韩东新作《知青变形记》,在豆瓣上给了三颗星。之所以说还行,是因为故事不错。整个故事有两个高潮,先是因知青怀疑奸母牛影响春耕生产被抓,紧接着村里两兄弟殴斗死人。如果两件事都任其发展,则村子将会失去三个劳力(一人死,两人抓)。为了化解这个最坏结果,村民们想出了一个偷梁换柱的办法:让知青顶替死人。好吧,于是知青的命运被彻底改变。

    故事的构思很重要,但这不是核心,也不是全部。这个问题其实早在80年代中期已经讨论过了,当时文学界前仆后继一波接一波争辩“写什么还是怎么写”,吵得挺热闹。我当然赞成后者。很显然,精到的叙述方式会带给读者比故事本身更多的乐趣,这就好比用同样的原料炒同一盘菜,大厨的作品当然比尔等生手做得好吃,也更有回味。

    好吧,还是回到这本小说。也不知道韩东咋了,居然在这部作品中极力去除个人风格。本来大家(我不敢代表所有人,但我好歹知道朋友们的趣味)喜欢的就是这个味儿,都去掉了,拼什么呢?拼故事恐怕不是韩东强项,那些盗墓故事、黑道故事,不知要比知青故事(注意,我说的是故事)跌宕起伏几何。

    其实我也知道韩东咋了。他太想书写历史。这种意愿甚至强过了对个人书写风格的坚持和强化。历史是什么啊?它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嘛。小说家能书写出真实的历史吗?或者,小说家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模拟历史吗?在目前的中国,我对此不抱希望。那韩东为什么还要尝试呢?我不知道,也许源于他的知青情结(实际上他并未做过知青,只是随父母下放到五七干校),也许是他对个人风格探索的厌倦,也许他想在浩如烟海的特殊时期文学史上贡献一部不可或缺的作品……但是,这些不都应该在作家个人风格下进行吗?如果没有个人风格,什么意愿、什么题材、什么什么,不都变成空壳了吗?

    所以,这部不成功的作品还让我看到当代作家的无力感:既无法创作出真正具备优秀品质的作品,又无法将个人风格与当下社会的G点重合。于是,曾经优秀过的作家就被吊在本空,供曾经的读者和同行瞻仰,而这种类似致敬的行为,无法延续得更远,它将终止于众声喧哗的互联网时代。

    最后说点题外话。知青故事其实不用书写,只需把当年的原始记录公诸于众即可。那些记录,恐怕会超越任何人的想象力,但这些文字,也许和其他特殊时期的故事一样,面世机会渺茫,且等待遥遥无期。

  • “声音碎片”是我喜欢的乐队,他们的一首歌,在今天推荐给大家。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渐渐茫然的人们
    已经忽略了悲喜
    他们在河的两岸
    目睹流失

    在微凉的黄昏里
    有人开始跳起舞
    舞步划出的弧线
    那么单纯

    他们是如此的宁静
    如此的骄傲
    来不及去选择就已惊慌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人群凌乱如草
    不懂向内生长
    看起来却那么美好

    厌倦是欢乐背后
    唯一真实的伤口
    最先倒下的少年
    还面带微笑

    没有人得到爱情
    没有人选择离开
    被惊扰的天空啊
    一贫如洗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烟花迷乱如星
    短暂的灿烂让人群晕眩

    在时光无尽的辽阔里
    生命轻如尘埃
    春天远去的消息
    竟让我们泪如雨下
    泪如雨下泪如雨下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