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韩国对导演动了什么手脚,总之这十多年来韩国电影让人刮目相看。这种变化首先是技术上的,不管是视觉效果、拍摄技巧、镜头表现力和演员功底,都没问题。但这些电影大多让人无法接受,至少我无法接受。无须刨根问底就知道,问题出在文化层面上。这还不能简单理解为文化差异,而是韩国导演从镜头中透露出的绝望。太他妈绝望了。《绿洲》如此,《追击者》如此,《汉江怪物》如此,《孝子洞理发师》《绿头苍蝇》《猪坠井的那天》《南极日记》《老男孩》……统统如此。这些影片对人性的挖掘不能说不深刻,而是太深刻了,深刻到让人毛骨悚然,它们都在极端的主题极端的场景下发生,也合乎情理,但恕我很难接受。

    每次看完一部韩国电影,我都会灰暗好一阵。我在想,韩国文化何至于此啊。对人类不报希望,对社会不报希望,对家庭不报希望,对爱,对朋友都不报希望,那么,解决之道在哪里?我没有看到韩国导演去探究合乎情理的解决方案,而是把那些恶抛出来,入木三分地描绘,然后转身离开。

    反观中国电影,我知道目前还没有可比性,但如果中国电影如果有一天分级了,解禁了,也许会冒出一大批去找寻真实的影片和反思荒诞年代的影片,但一定不会如此绝望。毕竟,我还是坚信中国人天性乐观且善于自我疏导。我当然希望那一天尽快到来,让有倾述欲望的人们能完整表达,而不是当下的隔山打牛隔靴搔痒。写到这里,突然有些悲观,因为那一天在哪里呢?

  • 设在新浪,以备不测:http://blog.sina.com.cn/lanpi

  • 某微博,既不主动发布风花雪月和民生动态,更不提家事国事天下事,只是遍地撒网四处评论,替近3000粉丝排排忧解解难。我有机会抄录了如下半吊子对话,无他,蛋痒尔。另,未经双方当事人许可,如有侵权,立马删除:

    微: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要自己争气,爸爸我想你
    评:最好只想爸爸,不想鸡犬。

    微:如果我半生的时间都在忧伤,那么我爱的是忧伤而不是其他...忧伤自然会一而再地找上我,我要快乐!!
    评:半生?那可是50岁啊。其实到了50岁,人已经不会忧伤了…

    微:所有昆明航班都集体延误,五点的航班延迟至18:20甚至更晚,早晓得,明天从北京走好了。即使机场有网络也不能抚平我的伤口
    评:说实话,在机场抬一笔记本上网挺傻的,装了。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都忍不住想笑。

    微:IPAD 本来想买~~结果不支持FLASH.....哎 那么大的体积~你说你不支持FLASH~你对得起谁。。
    评:哥,羡慕你有国外朋友。 

    微: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我先闪了啊!
    评:贾君鹏,你好!

    微:回家第一天想舒舒服服睡个懒觉,无奈周围多家住户正在装修,最郁闷的是楼上那人一直在拖箱子,就在我脑袋上方,还时不时踢两脚。。。这个心情
    评:闭上眼,想象楼上的人正在被仇家殴打…… 

    微:推荐一部电影《再见列宁》
    评:再推荐你一部电影《老娘闹革命》

    微:一提到钱,任何事都变了,再亲近的人也疏远了……
    评:一有了钱,任何事都变了,再疏远的人也亲近了…… 

    微:我必须承认,我已经没有什么心思上班了,快放假吧!
    评:同意,去吧。路上不要玩水。 

    微:饮食宜清淡,少食辛辣,煎炒,油炸,烈酒等不消化、刺激性物,多食水果,蔬菜和纤维食物,多饮水,饮食上要远三白(糖,盐,猪油),近三黑(黑芝麻,蘑菇,黑米).从营养价值看,四条腿(猪,牛,羊)不如两条腿(鸡,鸭),两条腿不如一条腿(蘑菇),一条腿不如没有腿(鱼).经常吃海带,河鱼,鱼油可减低脑细胞死亡速度.
    评:最重要是不吃瘦肉精、苏丹红、色素、防腐剂、漂白剂、吊白块、苏丹红、福尔马林、亚硝酸钠、三聚氰胺……

    微:最怕让我强势地去处理问题,因为性格就不强势,强势有什么好呢?退让不见得就是懦弱,绕个圈不见得达不到目的,让你不见得怕你,再说,被狗咬要去咬狗吗?!
    评:你是城管?

    微:中午和XX打电话,说起昨天的事,他说我疯了.或许吧我真的疯了.早就疯了.
    评:疯狂年代,真性情,赞一个! 

    微:接近年底,昆明城中村实质性拆迁仅完成54.4%。
    评:别再吵了,给条活路走行不行,不要赶尽杀绝啊…… 

    微:前两天看了《阿凡达》,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潘多拉星上的纳威人,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咆哮,伤心就哭,有心事可以像圣树诉说,真好~~~~~
    评:难道有人高兴了咆哮,不高兴就笑,伤心就笑,没心事还向圣树说? 

    微:我把要的东西一剪刀剪了 能ctrl+z不。。。。。可惜不在电脑上 哎
    评:快捷键不是ctrl+z,是ctrl+V……哦,原来不在电脑上 

    微:看了2012,我的感慨是……我要抓紧时间说,我爱你!@
    评:看了2012,我的感慨是……我要抓紧时间学会开飞车。O(∩_∩)O 

    微:新闻中说的渔民、牧民……等平民老百姓被政府搬到温馨舒适新居可信吗?
    评:不信政府,难道信春哥? 

    微:一个朋友说:“人首先要自己行,也要有人说你行才行。当然,说你行的人他肯定能行。他不仅会说你行,还要让你做到行”
    评:原来王立群是你朋友,帮要个签名行不行?

    微:这个世界.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评:是啊,男人都能生孩子了……

    微:遇到对头车会把远灯调成近灯的司机都是好司机!
    评:不想当厨师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微:我希望能找回自己,找回我心中的那份寂寞!
    评:能的。身在身体上,心在心窝里,寂寞在小沈阳的歌声中飘荡。

    微:据说google要离开了。我们离朝鲜还有多远?@_@
    评:中国和朝鲜接壤,并不远。 

    微: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评:既然如此,还是不让你得到吧。认命就行。

    微:婚,米伴娘。。。
    评:有新郎就成。

    微:当市场说不的时候,对自己是一种考验。
    评:市场说不的时候,对老板是一种考验;当老板说不的时候,对你才是一种考验。

    微:周围朋友的孩子小学、初中的期末考后打听成绩都很优越,因此让我痛下决心要更加严格要求昕,让他尽早进入并稳居优越的行列。对此有一系列想法及准备实行的措施,对此希望能行之有效。
    评:昆明已经不中考了,等孩子长大如果不高考了,你岂不是希望落空…… 

    微:高房价有另一面,它让人兴奋,让城市兴奋,让土地产金,破屋变银,让市场兴奋
    评:兴奋过后是什么?必然的疲软…… 

  • 《阿凡达》没有我想象的精彩。我想看的不仅仅是神奇部落,也不是人类恶行得到报应的故事。我期待什么呢?

    视觉效果已经被卡梅隆处理得很好了,即便那些娜美人的3D效果已经接近真实,但这是技术的盛宴,今天没有《阿凡达》,明天也会有更完美的形象被制造出来。

    故事很俗套,这是明显的事实。一个贪婪的物种去掠夺另一个物种所崇尚的自然,但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所谓因果报应的又一版本。只不过这次的反派是人类。因为这种角色设置,我觉得可以谈谈影片的思想倾向。

    导演在主题表现上显然是有突破的——这种突破需要做个限制,即只能和科幻片相比,或者说只能和科幻大片相比,再或者,和我们喜闻乐见的科幻大片相比。从这个角度,你甚至不能把《阿凡达》和《AI》,和《第九区》相比,真不在一个层面上。难道把人类作为一个极端的反派不算是突破吗?我觉得不算。何况,最后人类惨败的结局又削弱了这种突破——这当然是导演有意为之了,毕竟商业片就要有商业片的样子,前面衬托了那么长的篇幅,最后让邪恶占了上风,让观众失去一次彻底释放压抑的机会,观众答应吗?所以,这方面也不算突破。

    以上各要素独立出来看,都有瑕疵,但结合起来就不一样了,它四平八稳地迎合了各个层面对一部商业大片的娱乐需求。是的,我说的是娱乐需求,超级商业电影一定是用来娱乐观众的,除非它不想赚大钱。

    但它仍然是一部不错的电影。特别在中国观众(官员除外)看来,它实在太贴切了,活脱脱是当下拆迁方与被拆迁方的斗争写照。老百姓有怒不敢言,把一部美国好莱坞大片的主题移植到当下,以泄心头之恨总可以吧。我在影院中也确实也是这样想象并一一比照的。唯一不同的是,影片中的人类尚有良知,懂得先谈判,再动手。中国拆迁的现实要比这残酷得多,而且也没有谁会良心发现站在弱势群体一边。最后,《孔子》的蛮横上映激起观众反弹,让《阿凡达》更加深入人心。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 从去年底开始到目前为止,中国互联网发生的一切都让人无法正常思考和应对。我已经尽量不去想,尽量让自己娱乐化一点,但是完全不奏效。我只有一招了,狠招:从明天开始到春节,不上微博,不上QQ,不登陆阅读器,不看报,不看电视新闻,不谈论,不表态。上班做事,下班陪老婆孩子,空闲时给杂志写稿,为下一次讲座准备素材,假装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人,假装中国互联网仍然是一个正常的互联网。

    最后,把上面的“互联网”换成“社会”,做同样的事。

  • 写博这件事 - [某某某]

    2010-01-14

    1、写博当然不是因为闲得蛋痒。

    2、用写博来梳理思路,非常有效。如果这些思路对别人有价值,也算是观点输出吧,博客就是一个很好的输出通道。

    3、我不能接受“写博是种倾述”的观点,这样做的话,自言自语的意味就太浓了。但写博肯定是种交流,和sns社区的交流不一样,博客是客厅,sns是广场。前者成段成篇,后者生龙活虎;前者内容积淀,后者feed乱飞。

    4、偏居昆明这个互联网的不毛之地,缺乏有效的本地沟通,写博这件事平添了许多沟通的乐趣。

    5、我是大活人,不是工作机器,所以会在博客里面写写我的家人朋友、生活趣事。我认为这些内容值得记录,且不次于我热爱的互联网。

    6、写博本身有快感,这种持续快感促成了习惯,于是,写博就变成举手之劳自然而然的事情。

    7、写博的目的当然不仅仅为了表达,它一定是实践的前奏,也是被实践验证后的总结。

    8、我目前还没有考虑开设独立博客,因为……因为我不想折腾。空间、域名、备案、网警,我承认自己还没有精力去一一应对。所以我特别希望貌似已经恢复正常的blogbus平安,也祝福其他的博客提供商,包括我特别讨厌的新浪。只是一个说话的地方而已,至于吗?

    9、最近工作岗位调整,我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写博,当然也可能相反,看造化了。

    10、上一张图,没有特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好玩。

  • 2010年已经过去小半月了,我开始写今年的第一篇博客。之前我想写,blogbus“被备案”中写不了。今天blogubs恢复正常,重新打开博客的一瞬间,鼻子突然有点发酸。不是因为博客恢复的欣喜,而是伴随压抑而来的酸楚。之前海内和饭否被和谐,我没有吭声,因为我仍心怀希望;之后BT被禁,我没有吭声,因为我并不依赖BT;接着blogbus短暂中断,我没有适合的地方表达我的情绪;今天,google将要退出中国,我愕住了,这种被抽空的感觉太过巨大,让人无所适从。我知道,获取资讯是人的基本需求,自由表达是人的基本权利;我还知道一句古训:偏听则暗,兼听则明;但是我也知道,明天,后天,将会有更大更多的惊诧在前面等着所有人,而终点,将是一个专属你我的超级局域网,如果我还有幸继续厮混在这个行业,个人简介也将会更改为:超级局域网从业者。

    最后,为了珍惜现在还能说话的这个地方,略去对“有关部门”的问候250字……

  • 尊敬的新网合作伙伴及客户:

    为了落实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依法打击手机淫秽色情专项行动工作会议的相关精神,配合加强域名注册管理专项整治行动的开展,扎实有效的扭转淫秽色情信息泛滥的情况,营造合法健康的互联网环境,新网决定从2009年12月28日中午12:00停止域名URL转发服务。        

    同时,请新网合作伙伴及客户配合做好备案及网站违法信息核查的各项工作,并进一步补充和完善网站的各类合法手续,对于符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要求的域名,开通转发服务的流程及时间另行通知。

    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9年12月26日

    --------------------------------

    上面这则通知来自新网,很有中国特色的是,他们没有说明重新提供服务的时间,这就意味着……
    而指向我这个博客的www.lanpi.net域名也将over。
    但仍要祝福促成这个通知的某部门:你妈新年快乐!

  • 1、粘性不一定发生在社区当中。好比我天天要回家,但是我和生活的小区没有太多关系,顶多水管漏水兼停车交费。就算是对门邻居都不认识,何谈粘性。

    2、网络社区和现实社区差别有多大?诚然,现实社区的物理属性决定了它的有限性,而网络社区理论上无限大,那它就真的无限大了吗?物理约束不了它,但还有社群的局限、资金局限和认知度局限……所以,网络社区仍然是有限的。基于这样的比较,网络社区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超级平台,其实上它做野心已不是社区,而是社会,facebook就在做社会;二是往垂直方向走,缩小社群规模,则可以提供更到位的产品服务,实施更有针对性的营销推广,降低资金方面的投入。但是且慢,做社区来干什么?

    3、社区仅仅为了增加用户粘性吗?当然不是。粘只是手段,初衷应该是聚合用户,聚合用户之后,为他们提供对口的产品和服务,再之后,要么从他们身上赚钱,要么“挟用户以令商家”,叫别人来给他们买单——说白了,还是盈利。再且慢,社区是盈利的最好方式吗?

    4、古人云:条条道路通罗马。也就是说,盈利之道并非社区一条,何况,大部分社区目前还不能自身造血,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是不是用更明白的方式来盈利会更好?OK,我们继续刨根问底。

    5、盈利模式不是空中阁楼,不能想象出一个模式来套用户,而是恰恰相反:应该是在研究目标用户的基础上创造匹配的盈利模式。不同的用户群体自然需要不同的盈利模式,再往下挖,他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定然与其他群体不同,聚合他们的方式也就不同,所谓不同,表现出来就是不一定需要sns社区。

    6、那用户需要什么样的平台呢?或者说怎样才能把他们抓住?核心需求和期望值嘛。他要的,给他。最好简单些、合乎人性些、门槛低一些。说到这里我突然想打个比方。我常到小区门口买烟,等距离同价格的一共三家店,我只去一家,不是粘性,没有交流,只因为他家门口比较干净。

    7、好吧,在sns社区普遍还没有诞生盈利模式的时候硬要把二者生拉硬扯在一起不好。那我回过头来只说粘性。粘性是sns社区的专利吗?古人再次云:条条道路通罗马。你看,古人说了,不是它的专利。还有什么东东也能产生粘性?胶水。对的,胶水。如果有种胶水可以把特定的人群粘在一起,想反抗也反抗不了,想摆脱也摆脱不掉,这种粘性一定是最强的。只可惜这种能自动做市场调研并选择性粘帖的胶水还没有发明,我说了也没用。但是这种胶水的现实版是有滴,它的名字叫手机。谁能摆脱手机?没有人吧。所以它就是我说的胶水。怪不得这么多人要打它的主意,原来是司马昭之心啊。手机是不是社区?我说不是,至少它现在还不是。它是一个工具,而且已经快速整合了无穷运用,功能如此巨大,恐怕只有《国产007》中的超级工具“要你命3000”可与之媲美。手机之外,还有没有能够产生粘性的东东?有滴。我不知道而已。但是因为古人云在先,那就一定有,据说,答案在用户中。

  • 我已经基本不看报纸了,一是报纸没有新闻,二是报纸没有观点输出,三是报纸不替草民说话。而这三点,我都能轻易从互联网上得到。所以,现在的报纸大多是空有一副皮囊的行尸走肉。但凡事有例外,《南方周末》算是其中的异类,不想,同属南方报业的《21世纪经济报道》也能带来激动。今天它的头版只有一篇文章:《“是好是坏”之理性追问》,作者,评论员唐学鹏。怎样令人叫绝?阅后便知。

    和菜头也转载了这篇文章,但他的博客已经被墙,不用订阅器的朋友肯定看不到了,呜呼哀哉。

    《“是好是坏”之理性追问》

    这是从未有过的惊异和荒谬。被视为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狰狞的经济危机,被认为带来地基坍陷般震撼的金融海啸,似乎仅仅是想象中的猛兽,当猛兽凌空一跃,它突然消散为藏匿阴影中的碎片;当海啸巨潮俯击,它刹那被凝固成平和温吞的水线。恍如隔世,异度空间,从危机时代到后危机时代宛如捅纸般的转换,从无限沉沦到V形反弹仅在咫尺之间,从通缩警示到通胀预期如同无缝对接。所有的预言都成空,所有立场都抽离,所有的假设如流水,所有的视角均修正。

    世界和中国一夜间真的好起来了!?

    这是个难以捉摸的命题,也是一道冰冷至极的逼问,因为这里面包含着智识上的纠缠,恰是如何主宰未来行进路线的导航。

    世界从极冷回暖,中国由悲观而乐观,这是一个人为的过程、人造的增长。整个世界大约投放了25%的GDP资源进行经济拯救,中国则以4万亿政府财政刺激撬动近10万亿的信贷投放拉动复苏。磅礴的拯救工程赋予官僚职责伦理上的说辞,民众则跟风洗脑般将拯救视为政府义不容辞的“守夜”,而夹杂其中埋单成本的最终支付、明暗利益的巧妙输送、拯救先后序列的机心则被轻易而放纵地忽略。凯恩斯主义的刺激经济计划有如巨大的眼球,权势者的私利始终是最黑和最活跃的部分。

    他们对大宗商品走势误判,他们要求政府收储稳定库存跌价;他们对房地产走势误判,要求政府变更文字游戏推出改善性住房概念;他们遭遇高负债现金流之困,则要求政府提高杠杆率有利于其以小博大;他们原本是一帮失败者,却以大而不死银行先死来胁持社会,他们原本是一帮被淘汰者,但他们通过修改规则、罚没别人从而无赖晋级。

    真正的市场经济周期实如生物演化,物竞天择,适者优者存活。所谓适者,跟随周期之变而顺应其变者,所谓优者,预判拐点之态而主动应变者也。适者优者猜中经济风向转变,快速销售、压缩库存、积攒现金、伺机出动;而劣质汰者则浑噩无极、抱残守缺、见事不明,落入经济周期惩罚的谷底。事实上,这一过程,类似于生物进化机制,更聪明更富进取力的基因取代愚笨和不知变通的基因。经济的萧条期往往是赐予未来潜在的伟大企业家礼物时期,因为他们躲避了资本缩水,积攒了必要资金,面对萎靡的要素价格,更轻易地组建伟大企业的雏形,从而为下一次经济高峰的到来、知识外溢和智力扩散、创新升级以及社会普遍性对创新的模仿做准备,最终让未来的经济能够更健康地逾越此前的高点,迎接“创造性破坏”的隽永真义。经济周期不是可以割去的扁桃体,而是起伏有致的心跳。经济周期具有生物演化之美,基因再造之势。

    适者优者猜中了风向转变的开头而没有猜中结局,劣者汰者啥都没有猜中却能左右结局。万科猜中开头、率先调整握住现金,但却抵挡不住政府廉价货币放水,现金从王变寇,保利地产赢得结局,利用时机大肆扩张,隐隐超越之势,万科反被群小分析师讥讽为“错失良机”;民营钢铁猜中开局,适度收缩,应对暂时僵局,不抵政府人情冷淡货币注水,反被用更低成本廉价融资的低效国营钢铁所兼并。于是,在政府不遗余力拯救之下,经济上演逆向演化之剧,央企盘踞,民资萎缩;地王变性国有,煤炭引发重治。国有不善则民营行倒卖资产套利之实,民营利厚则重新国有行驱逐产权之能。

    事实上,我们并非持有僵硬的私有至上意识形态,“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性质应是平行。私有应有理,国有应有法。但我们始终看到的是,国有企业民营化总有内部人瓜分嫌疑,而民营企业国有化总有强权强占之嫌,受益者始终是官僚梯队、裙带人群。而那些市场企业家总是在惶恐中预防行政调控的不测,在正确的开局预测中接受意想不到的终局惩罚。这种有悖于正常经济周期,同时又叠合着正常经济周期的“行政周期”,不仅可以创造出国民经济V形逆转的奇特火爆路径,同时也紊乱了内在生物演化式真实理路。  

    其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市场企业家对于实业运作的冷漠化,猜对开局的人末尾错得离谱,他们无法锁定内心,从而四顾茫然,他们降低实业欲望,而追逐虚拟经济。他们仅仅相信一些局部的确定关系,如果他们认定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超强护盘,他们就会成为房地产泡沫的一滴;如果他们相信股市充满了管理层的关爱,他们就会义无反顾成为股市曲线的波浪小厮。政府一直冀望于实体经济的民资跟进,却发现酿造金融游戏泡沫的无边苦海。

    货币如阶梯,上屋抽梯故人群悬而未决。经济需演化,大幕上演而主角被预先废黜。经济拯救让真正的企业家死亡,拯救的界限检验官僚轮空的底线。我们在这里以一种沉痛的心情看待经济数据的暖化,我们以一种悲剧的心态看待路径依赖的滋长。我们从来没有对伟大的中国经济丧失信心,我们只是对一种逆天的演化为之颤瑟,来自我们内心的警告像拳头一样,它们轻轻吹拂着失望和面颊,吹拂着庞大体制波浪中伏落的屋顶。

    我们认为政府调控市场经济的精髓不在于迁就民众承诺以北欧般福利主义的虚词,政府调控市场经济的精髓不在于对失业数字的廉价动容。因为自由经济鼓励每个人自强且凌厉地面对人生和困境,因为自由经济强调每个人隐忍而微小累积式福利改善。于是,政府调控市场经济真正的精髓是平等、降低明显的倾向性、承认失败者自负原则、坚持风险和责任的对等性、强化自身行为的透明和自律。否则蚁族式无奈、蜗居式怨怼,就有了正当抒发的情境;否则公务员考试的如龙长队,黄光裕式腐败案的百官牵连,就会延绵不绝。

    萧条时期民众临时恐惧的总和,给予当局者下意识的便利,民众被流行的见解所裹挟,视强调拯救边界的理智为冷血。即使如此,我们也需要在这里发声,即使偏见卷起舌头,真理像胃疼一样难以咽下,我们也希望民众能够消化。因为我们所捍卫的是你们持久的利益,我们所保存的是生生不息的公正规则,我们所抵制的是以汝为名的卑劣榨取,我们所叱责的是一种颇富玄机的拯救道义。

    但我们也严峻地领悟到,你们可能不会倾听,你们不相信远久的故事,你们仅关注急功近利的当下,你们只相信凯恩斯主义“长期看我们是死人”的哲学。没有真正自由经济的歌谣,你们不会有嘴唇,自由地发声,但可能你们最终唱过的并将传唱的,只是无尽的主旋律的聒噪,它永远不是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