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样和“系统”对抗 - [互联网笔记]

    2007-12-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npicn-logs/12594741.html

     

    最新一期《南方周末》,花了三个整版做一篇重头文章《系统》,猛K史玉柱的《征途》。我恰好买了这份报纸,一口气把文章看完。写得很精彩,不说教,也不泛泛而谈。记者以一个玩家的历程为主线,把《征途》和同类其他网络游戏的本质深挖了一把。一篇报道写到这样的程度,让我忍不住大加赞赏并隆重推荐给对网游一窍不通的老婆看。

    我从不打网络游戏,但《征途》的零碎消息听得并不少,史玉柱动静太大了,一个2D游戏,可以两年(?)做到上市,可以改变网游行业的游戏规则,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刮目相看是一回事,产品是另一回事。《征途》的模式很简单,它利用了人性中恶的一面来作为盈利手段。游戏里面,只要有钱,就可以升级,就有权利把其他人肆意宰杀。现实中做不到的,《征途》帮玩家做到了。应该赞叹史玉柱对用户的研究太透彻,把握太恰当吗?这个产品的出发点是不是和毒贩对人的把握一样?

    今天打开抓虾,到处都在说门户网站在拼命删这篇文章,博客们到处都在转这篇文章,线下,史玉柱也不甘寂寞,到处跑去买这期南方周末毁尸灭迹。眼看在纸老虎之后的一场网络对抗赛即将开始。政府搞了两年多的所谓防沉迷系统对这个“系统”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现在只能凭借博客们的行动来微弱抵抗,说不清是感动还是感伤。

    分享到:

    评论

  • 游戏辐射出的是现实世界中深深被包藏的负面人性。人除了血肉之躯,更承认人的定义来自人与人的关系。繁衍,进化,由此组织出的生产分工,这个是人类的常态,游戏是无法模拟这种生活的常态,只能对生存中被压抑的负面人性予以折射,自然是屠杀、贪婪、虚拟的荣耀,任何宗教都绝对反对的东西在游戏中自然壮大。
    中国玩家的这一代人是没有任何信仰和道德束缚的,潜规则统治的世界里,这些“人民币玩家”财富的来源也是在这个凌乱危机的世界中“火中取栗”,他们的信念极度紊乱,旧的文化系统打破,新的文化价值观念没有确定,那些负面人性喷发也是自然的。
    我个人06年玩过征途,后来就不玩了,因为我早已发现游戏世界里,最本质的是游戏玩人,其次是人玩人,当然,可能有点负面,我确实不喜欢被人玩。
    游戏是互联网世界中一个比较形象的应用系统,把人与人的关系确定在对立、自私、个人快感基础上,现实世界同是如此,可是怀着这样价值观和人际关系的世界并不美好。于是要有美好的信仰,SNS的本质是人与人的关系,WEB2.0中体现个人品质的也是这个思路,而人的价值的确是建立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基础上。系统可以是一个诱善、公平、美好的系统,人与人的关系可以是信赖、分享、快乐,价值和成就的来源不是“掠夺”,而是创造、交换。或许,这个想法有点SECOND LIFE 的想法?
    不论游戏美好,现实人生终究沉重贫乏,于是一个人,必须要有信仰。当今中国最强大的宗教是“GCD”,他的价值观是美好的共产主义,借用这个梦境统治着地球1/6的人口,而我们,都快遗忘这个信仰。
    而我,依然信仰,我们能够继续开拓美好的世界,相信这个信仰。
    回复裘文其说:
    网络游戏本该是和现实世界迥异的乌托邦,现在却恰恰相反。这是网游渐渐走上迷途的征兆,也是现实的悲哀。妈的,连游戏都和现实一样残酷,还玩什么玩。
    2008-01-07 20:50:46
  • 这个游戏我倒是玩了两年,的确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