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暖的怀旧 - [视觉.艺术]

    2008-01-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npicn-logs/14738097.html

    毛豆和陆晨在唱:我俩在一起,世界多美丽。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哭。已经整整三年了,我们不能坐在一起说话,不能在静安寺的小酒馆喝孔府家酒,不能告诉对方自己的写作和生活。

    昆明很暖和,即使全国都被暴雪包裹,这里还是暖和得让人浑身发懒。冬天就该是冬天的样子,我不喜欢昆明的冬天。如果是在上海,也许我们又聚在一起,为下雪干杯,或者,为新专辑干杯。但是没有,我现在的生活在昆明,在梁源小区的一幢房子里,在爱人和儿子轻轻的呼吸声中。

    我先认识毛豆,一起去到地下室看“死亡诗社”排练,中场休息的时候,毛豆掏出一叠稿子给我看,是陆晨的诗歌,整整齐齐抄在A4纸上,其中有一首是《马》:

    妈妈,我来看你啦
    把你的眉头放下
    我抱着你看你煮沸的汤
    我抱着汤和着窗口刺进的太阳
    妈妈,我和你就在你的黑屋子里住下罢
    我已经很久没有执着你的手
    凝望你啦
    不要害羞呀妈妈,你一个人的时候
    是怎样的踌躇啊
    你不喜欢鲜花,我帮你把
    垃圾带走,我临死的时候
    别忘了亲吻我的双颊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沉着地安睡了
    妈妈,我独自走啦
    我的时钟无法为你停下 

    我喜欢这首诗歌,朴素、真诚、干净。这就是陆晨留给我的最初印象,然后,我和陆晨认识了。大约在同一个时期,毛豆写这样的诗歌:

    天使住在一片梧桐树叶上
    她目光清澈
    这是我想象的
    叶子黄了
    它们必须落下
    化成灰
    天使也化成灰
    化成灰
    我不认识了

    这首诗,我听过无数次朗诵,在比翼,在酒后,在深夜的电话里面。但是我说不出这首诗歌的颜色,它很轻,很柔软,很决断。

    然后,然后……我们每周在静安寺艺术书店门口碰头,去旁边的小酒馆喝很多酒。那时候,陆晨已经在海关上班了,毛豆在为一个摄影师工作,我是一个辛勤的建材销售员,然后,做策划的娄老表也加入了这个小团伙。

    然后,是毛豆和陆晨的顶楼马戏团时代,再然后,是我的爱情时代、昆明时代、婚姻时代,是毛豆当爹的时代。

    太快了,说得太快了,这不是怀旧,更像是一段年表提纲。那么多的细节去哪了?陆晨的盗版碟、防毒面具,毛豆白色的电动车,白色的苹果电脑……难道都被酒精消化掉了吗?或者被笑声和吵闹淹没了?但我记得离开上海前的几次见面,毛豆总说:以后一起喝酒的机会少了。陆晨呢,他刚发来短信:欧也,我吻你不耐烦。我知道,我们荡来荡去,在我的婚礼上,他俩会荡过来:老王,是说,干杯。

    分享到:

    评论

  • 写的不错,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面。比较像我,好,好
    回复骗子说:
    你是不是张家村的铁匠?
    2008-02-01 11:4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