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篇学习笔记写成的祭文(转) - [某某某]

    2009-05-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npicn-logs/39344272.html

    原文在此

     

    汶川地震周年祭日就快到了。记得去年五月的某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一组图片,好多的幼儿和小学生蜷卧在砖石废墟中,血肉模糊,书包散落在他们身旁,他们鲜活可爱小生命就这样陨去了。。。我这个年纪不小的男人,虽自以为见过很多不愿意见的东西而心灵麻木,感情衰退,但还是前所未有地没能控制自己,眼泪像掉了线的黄豆肆意滴落,最后关起门来靠在电脑椅上嚎啕大哭了约一分钟,这种哭法还是我在童年时最心爱最宝贵的东西被人抢走时有过。当时哭过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找到中国红十字会的网站,用银行卡给灾区捐了我平生最大的一次款。

     

    后来我也反思了一下,为什么当时伤心难过到如此地步,我的反思结果是两个原因:让人不忍卒看的画面瞬间击穿了让尘世经历包裹着的坚硬的心灵外壳,生命的实质和其悲惨脆弱而渴望怜爱的本质猝然展示在我的面前,人的眼泪怎么能抗拒真实生命受难的召唤呢?这个召唤可能根本不经过人的大脑;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现在最心爱最宝贵的女儿和这些悲惨的小朋友是同龄,大概是爱女及人、推人及己、物伤其类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同情心吧。某些人士看到这里可能会说:“看,你还是自私吧,你的同情心就是来源于你的自私,我们的同情心是来源于我们阶级觉悟和崇高信仰,这更加证明同情心也是分阶级的。”某些人士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因为我不知道现在的我属于哪个阶级,我既不是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也不是剥削别人的资本家,但我只知道我也有同情心。

      正因为对一年前的那场痛哭记忆犹新,为了不让宝贵的眼泪白流,更为了彻底弄清流泪的原因,今天,我在会场外正襟危坐认真学习了四川省建设厅厅长的重要讲话。

    在学习的同时也参阅了由千余名专家调查,由50名权威专家“代表”这千名专家作出的专业报告:《“5·12”汶川地震房屋建筑震害分析与对策研究报告》

     

    (会前胡思乱想:我的专业就是搞建筑结构设计的,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也有大十几年了,一直从事结构设计工作,并也做到了技术负责的位置。虽然自身专业水平让我很惭愧,但现在也混进了某省会城市的专家队伍。我真的认为我还够不上专家,何况这个年头专家的名声很不好,但外人还是这样叫。当所谓的专家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比以前自己搞设计时轻松多了,可以关心一些以前想关心而没时间关心的国家大事。这些年我有机会接触和了解很多名气很大的专家前辈,里面确实有名副其实的真正的学问人,他们的学问和治学态度真的值得我好好学习。但我也悲哀地发现,很多专家的学问尤其是治学和为人精神我没法恭维,因为我发现他们在专业上基本是吃老本,对新知识没有继续学习的愿望,当你和他们讨论问题时,他自以为的强项会滔滔不绝,极端自信且不容你质疑;当遇到他也不知道的问题时,会王顾左右而言他,一心想掩盖他其实也不知道的事实。还有一个让我鄙视的现象:当单位发点福利或组织旅游时,某些平时衣冠楚楚、举止有度的专家会表现出非常自私的一面,种种不堪就无法一言而尽了……。所以专家的话不是完全放屁,也不能不假思索地全信...哦,打住,会议开始了。)

     

     

    四川正面回应地震中倒塌房屋存在质量问题质疑

     

    四川省7日举行的“5·12”抗震救灾周年新闻发布会,对社会上有关地震倒塌建筑存在质量问题的质疑作出正面回应,明确表示,只要有确凿证据证明建筑设计和施工确属存在违法问题的,有关职能机构将依法查处。

    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杨洪波说,汶川特大地震造成四川大量房屋严重破坏甚至倒塌。省委、省政府对危房鉴定工作高度重视,制发了《关于正确处理震后危房鉴定和拆除有关问题的紧急通知》,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有关部委支持下,组织省内外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2500余人次,深入灾区开展地震震害调查,并组织房屋震害研究专家组进行深入分析论证。

    据杨洪波介绍,前不久,专家组公开发表了《“5·12”汶川地震房屋建筑震害分析与对策研究报告》。报告认为,造成大量房屋倒塌及相同区域房屋震害不同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地震的原因。此次地震能量巨大、烈度超强、发震方式特殊、震动持续时间长,地震震源深度浅、破裂长度大、震害范围广。

    (笔记:这次汶川地震确实是罕见的大地震,但也不能无限夸大地震的摧毁力,因为毕竟地震烈度没有高到山川毁灭的地步,何况我们看到高烈度灾区还是有不少房屋损坏轻微甚至安然无恙。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在同一区域的不同房屋的损坏程度有如此巨大的差异呢?这需要经过详实的调查、仔细的分析,用科学的态度弄清是设计的缺陷,还是施工的问题,还是规范的不足?垮塌的房屋和完好的房屋区别在哪里?何况现在对地震的研究虽然还很不能让人满意,但现有科研成果还不至于让我们一无所知,措手无策。我们总不能在没有灾难的时候豪情满怀、人定胜天;遇到灾难就垂头丧气,天命难违,这不是科学的精神。)

     

    二是不同地质构造、不同场地条件的原因。在不同地质构造的区域或虽在相同区域但不同场地条件下,由于地震波传播的方向、地震波峰值的叠加效应和共振效应等原因,会导致不同区域或虽在同一区域的房屋震害明显不同的结果。

    (笔记:这段话大概是对同一区域不同房屋的损毁程度不同的解释。但我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告诉我,一定范围区域的场地条件是大致相同的,是由这个区域内地下基岩之上的覆盖土层的厚度和物理力学性质所决定,往往在数万平方米,甚至数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这个场地条件是相似的。我们做一个数十万平方米的住宅小区,地勘报告给设计提供的场地类别只有一种,绝不会有两种。)

     

    三是房屋本身结构类型和建筑形式的原因。不同的房屋结构类型和建筑形式,在这次地震中体现出震害明显不同,比如以大开间、大开窗、外走廊等形式的砖混结构建筑震害最为严重,垮塌也比较多。

    (笔记:这段话没问题,这是结构设计的常识。但地震中很多框架结构的教学楼损坏最严重,这如何解释?搞设计的人都知道,现在教学楼谁还设计成砖混结构?我们在电视和照片上也看到,垮塌的教学楼是钢筋扭曲断裂后的钢筋混凝土梁柱废墟,是框架结构,不是砖混结构)

     

    四是不同年代抗震设防标准的原因。除松潘、石棉、九寨沟县外,此次地震的极重灾区和重灾区房屋建筑的最大设防烈度为7度,而汶川地震实际影响烈度达到了8至11度,地震实际影响烈度普遍超过极重灾区建筑设防烈度的1.5至4度。根据抗震规范对大震进行超越概率计算的结果,当实际影响烈度超过设防烈度的1.5度时,房屋结构主要受力构件的强度和变形无法承受,倒塌在所难免。

    (笔记:这段话就说得不专业了。现行抗震规范规定,7度区约50年一遇的多遇地震的地震影响系数最大值是0.08g,在约2000年一遇的罕遇地震下的地震影响系数最大值是0.50g,后者是前者的6.25倍。设防烈度为7度时,罕遇地震折算成烈度关系是大约9.5度。结构抗震设计的基本目标是“小震不坏,中震可修,大震不倒”,抗震设计的一切原则和措施都是围绕这个目标进行的。简单地说是用两个设计步骤来保证这个目标的实现:

    1,  对结构进行多遇地震下的承载力计算和弹性变形计算,让结构在小震下的安全度和变形处于可控之内,以保证“小震不坏”的目标。

    2,  用概念设计的方式,采用优化结构体系,加强抗震构造等措施保证大多数结构“中震可修,大震不倒”,就是说在罕遇地震下结构虽然会损坏严重,但不能瞬间坍塌。另外对一些重要的或抗震不利的建筑,是用罕遇地震下的弹塑性变形验算的计算手段来进一步保证“大震不倒”的目标。

    所以在正常设计、正常施工的条件下,按7度设防的建筑应该在遭遇9.5度(理论上)的罕遇地震下能做到“大震不倒”,当然实际情况不可能这么理想,但大多数建筑应该是能经受这样的考验的。而决不是“当实际影响烈度超过设防烈度的1.5度时,房屋结构主要受力构件的强度和变形无法承受,倒塌在所难免”。可能有人会问,这次地震中存在高于9.5度的极重灾区,这些地区的房屋就会一定倒塌吗?我的回答是:不见得。一方面,在实际设计工作中,设计人员往往出于保护自己,减轻自身责任风险的心理,在计算结果基础上放大构件截面和配筋,提高结构的安全度,这在设计领域是一个最常见的现象;另一方面,还有优秀的结构体系或者良好的施工质量等超出规范制定时所依据的平均设计施工水平的房屋,他们在超出9.5度的高烈度地震下应该有更好的表现。第三方面,正常设计、正常施工的房屋在高于9.5度的罕遇地震下,其垮塌也是一个概率问题,虽然这个概率我们无法得知,但肯定不是全部垮塌,更不是恰好是教学楼垮塌,而周围的房屋不垮塌)

     

    五是使用不同建材及制品的原因。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前,预制空心楼板中大量使用冷拔低碳钢丝构件的房屋,以及在农村建房中大量使用“干打垒”等土筑墙形式,用泥、砂或糯米浆为主要粘结材料的房屋,其整体性和抗震性均差,在这次地震中震害严重,倒塌较多。

    专家的最后结论是:重灾区房屋建筑的抗震设防很难抵御此次特大地震的破坏,重灾区房屋的倒塌是不可抗拒的。

    (笔记:教学楼是政府投资的正规工程,可不是村镇上不经设计,没有监理随意施工的民房,更不是用“干打垒”等土筑墙形式,用泥、砂或糯米浆为主要粘结材料的房屋。专家的最后结论还是说在这样的大地震下要“认命”,但是还是没能解释:重灾区也有很多房屋幸存,但这个概率幸运女神眼里恰恰没有教学楼。)

     

    杨洪波同时表示,这次特大地震对建筑物的破坏在技术上也是有教训可总结的。目前工作重点是通过对房屋震害研究,进一步认识地震对房屋建筑破坏机理的规律,从而指导灾后恢复重建,优质高效地推进重建工作。

    杨洪波最后说,至于社会上有人提到倒塌建筑存在质量问题,四川省委、省政府态度很明确,只要有确凿证据证明建筑设计和施工确属存在违法问题的,有关职能机构将依法查处。

    (笔记:这点我是死活想不通的。受灾群众对房屋的质量提出质疑,是基于他们看到损毁的房屋周围还有没有垮塌甚至完好的建筑物,看到其他一些政府和社会建筑没有倒塌的情况下,而学校却倒塌了,而他们的孩子正是死于这些倒塌。提出这个质疑很正常,很合情合理。政府要消除这个质疑应对每座倒塌的学校作详尽的调查。设计,施工,监理,验收每个环节都要查,并出具详细调查报告。虽然这个工作很艰苦很繁重很困难,但在几万逝去的生命面前,在5335个(官方最新数据)逝去的小生命面前,天大的事也是小事,这工作再困难也要做。也只有做了,才能消除群众的质疑。你掌握强大的社会资源,拥有无比的权威,自己不做,反而要求群众做,这是什么道理?更何况有群众自发自费地去做,你又不愿意,前不久不是有人因为自发自费调查受难学生人数和姓名,反而被以fan政府zui而被刑拘,调查人数和姓名你都不容许,你说群众该怎么办?)

     

      几天后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谨以这篇笔记作为我祭奠5335个在天小亡灵的祭文。如果有一个小亡灵能在茫茫尘世中看到这篇祭文,我就非常欣慰了。可能这个小亡灵会问:“叔叔,你的这篇文字既不正规,又不严肃,更不感人,里面还到处是晦涩拗口的专业术语,怎么能当祭文呢?再说,你说的那些道理我也不懂啊”。我只能回答,孩子,叔叔只是一个学理工出身的平庸之人,真的写不出细腻悲情,感人泪下的文字。去年哭过之后,今天我无法再流泪了,我只能用我唯一的小本领---讲道理来祭奠你们。道理在情感面前是冰冷坚硬无味的,但却是美好情感的守护神,这个道理你们在天堂已经不需要懂了,但你们在人间的弟妹---我的女儿和她的一切伙伴还得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