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人眼中的蓝皮 - [某某某]

    2006-05-07

    Tag:抑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npicn-logs/4320910.html

    作者:抑果

    鸟人抑果



    事情经常是这样的,没看过他几首诗,却就认识了,并成了朋友。
     
    两三年前,我从北京一个经济大学毕业,来到了杭州,没几天就认识了蓝皮。当时他穿着一身劣质西服,抽着便宜的中南海,站在德胜新村公交车站等我。时值下班高峰,人来车往,我从拥挤的3路车下来,一眼就看到了他。多年来,我总是惊讶于自己和某个素未谋面的诗人见面时,总能一眼就从人群中把他认出。而之前,我和蓝皮就只在网上聊了几次,约好见面时,正要下班了,就在一行网站上看了他几首诗。我记得很清楚,当他看到我时,就分给了我一支中南海。之前,我在北京念书时,抽的就是这种烟,到杭州后几乎没看到有人抽过。而此时,一个生活在南方的人,竟突然分给了我一根,让我不由一下子对之亲近了许多。之后我们来到我住的边上一个热闹非凡的大排挡吃饭。
     
    对于那天晚上我们都聊了些什么,我现在已所记甚少,只觉得最后酒喝得身体越来越冷,但嘴巴却仍旧滔滔不绝。其中,我们还上了几趟厕所,刚开始在小区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时值十月,秋意已浓,我在漆黑的厕所里,闻着烈臭,抬头看见窗外的月亮,极近。
     
    但主要的,还是谈诗,蓝皮口才很好,能不断的绕着圈,讲论他的观点。当时网络上非非主义当道,下半身甚行。蓝皮对此颇有微词,他说有一次和上海果酱比赛,一分钟内写出了几首非非味道的诗,并化名贴在橡皮论坛,果真有些人跟贴说写的不错。这或许多少能说明非非跟随者的写作模式化已非常严重。当时蓝皮为旅美诗人严力管理一行论坛,并自印发行一行诗刊几事,对严力推崇备至。而小说方面,他似乎对朱文又甚为欣赏。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除了诗,我到现在也没看到过他写的小说。剩下,另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对电影的了解了。
     
    当时,我孤身一人来到杭州,之前的感情,友谊全都嘎然而止。感觉所有的东西突然全都离我而去,让我“两手空空,握不住一滴眼泪”,而杭州新的一切却都还是如此陌生,让我不及接受。因此,整个人无比的空虚,下班回来后,除了在电脑前不停的写阿,还是写。我想,我得找个女人。
     
    之后的生活我变化极多极快,除了每个月固定不变的几百块钱工资外,我真正感受到了生活的不确定性。再一次见面,已近冬天,那是严力在杭州办的画展上。我和女友骑着自行车,顺西湖驶在落叶飘飞的湖滨路上。――这个场景,多年后我仍记忆犹新。遗憾的是,对这个女人,现在已差不多忘记一空了,只知道她的势利,虚荣以及手段。那天天气其实很阴沉,低暗,我们找了半天才找到那个画廊,至于画廊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蓝皮仍旧穿着一身西服,手里拿着相机,咔叽咔叽拍个不停。他是这次画展的组织者。我想,他是一个善于这样的人。
     
    严力的画多带有补丁,我不费劲就溜达完了一圈小小的展厅,毫无感觉。因为我对画的了解肤浅之至,只是冲着严力这个诗人而去。和如今不同,当年我对见一个名诗人,特别是心仪已久的诗人,还抱有非常大的热情。厅里人不多,中间摆有红酒,杯盏交错,人们细声低语。严力鬓角灰白,穿着双靴子,边上围着几个小女记者之类,他非常有耐心地为她们讲解着一副副的画。我坐在沙发上观看四周,甚为无趣。还好,认识了闲手与苏遇,他们专门从上海赶了过来。之前我看过苏遇的诗,感觉里面有一种看似松散的气,这很牛比。接下来,关于那次展会,我所能记起的就是摆在门口那两本正在销售的严力的书了。今年元宵,我在河坊街游灯,偶遇一小间店,主售各种银饰,店名是杜拉夫人,我看到这位半老徐娘就站在柜台内,神情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一种我多年来非常厌恶的气质。门口显眼之地,摆满她自写的一本书。我稍微翻看了一下,果然充斥着无病呻吟的的软情调。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我突然想起严力的那次画展。
     
    时光匆匆,城市虽小,但某种程度上说,又是异常的庞大,让人忙碌其中,却所得稀少。我渐渐对写诗失去了把握,悄悄移到后面,或者是跳出了一种圈。对于硝烟此起彼伏的论坛,红红火火的各类官刊民刊,以及一些人和事,已毫无兴趣。那些曾经一起在QQ里写诗比赛的诗友,也渐渐失去了联系。而我住所边上的大排挡,因为街道改造,也拆除了,世事人非啊。而蓝皮,听说已回昆明而去。
     
    一切都这样的。又能怎样呢?我老是在早上起来时,发现自己又老了一层。然后又急着赶去上班。
     
    直到今年的1月份,那是一次沪杭音乐交流会之类,本来我对此也没多大兴趣,只因去年夏天,在西湖边上的一个酒吧见识了一场所谓的杭州最牛比摇滚,嘿,没等到第二层皮,我已赶紧遛之大吉了。但那天下午起床后,实是无聊之至,加上杭州这种靡靡城市又无任何的硬消遣,就骑上破车去了。很远,在灵瘾边上一个简陋酒吧。
     
    但,令我吃惊的是,又一次,我遇到了蓝皮。这个鸟人总是突然的跳出来,吓我一跳;更令我吃惊的是,他终于不穿那身西服了。头发剪短,甚是精神;他甚至在上海乐队“另一种光亮”的重说时候,开始了POGO。――他是越活越年轻了。那次演出,POGO的基本上都是上海过来的乐迷,而杭州的都安静的坐着,后来有个人果然写了篇乐评,说这些POGO之人都是托儿,言语间认为所谓的重说与朋克无比肤浅。我想起前几年,舌头随着崔健来杭州演出时,底下的人都是坐着听的,似乎看杂耍,呜呼。
     
    蓝皮问我还写不写诗,我楞了一下,回答说,偶尔还写吧。他后来给“顶楼的马戏团”毛豆介绍我说,这是抑果,诗人。我想我的脸应该要红了一下。他说换了个工作,不过,就要去上海了。恩,那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演出其中,一个乐队,男的带着一定滑稽的BUCKET帽,弄出源源不断的噪音,边上有个女孩在清澈的朗读着一本书,而他把手枪塞进嘴里,痛哭着。怎么能哭成那样呢?这突然让我们有点感动。而顶楼的马戏团,演出是在一片喧闹,欢乐的气氛中结束的。陆晨像个猴子一样跳动着,做着各种淫秽的动作。他们并不仅仅想表现一种欢乐的图腾,因为到后来我明显感到了一种悲伤,是的,那种无法掩盖的,或者只有在欢乐到一定程度才会显现出来的悲伤。
     
    我想谈谈我和蓝皮的最后一次见面。
    之前他约了我几次,想在离开杭州只前,给我拍张相。因为他正在做一个类似行为艺术的东西。那天中午,我从单位吃完饭出来,到了武林广场。正把车停好,他卡次一下,已经把我拍好了。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还没摆什么动作呢。然后他问我,什么才是笨蛋。
     
    他说想拍几百个人的照片,然后把这些照片已经每个人的回答都放在一起,做一个展出。我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但我看着他那破烂的相机,甚至开始怀疑他其实根本没拍什么照。或许他只在做这个行为,或者在乎这个过程:找人,拍照或没拍,然后问答,记录。如果真这样,我觉得没拍比拍了更牛比,因为这更像一个行为艺术。
     
    他是在牛肉面的热气中,和我谈他的理想的,或者算是个打算――要赚钱。
    是的赚钱。因为他陷入了爱情中。他太爱他的老婆了。他希望能赚点钱,回到云南,到乡下,盖点房子。然后在云南那美丽的景色中,享受生活,写东西。
     
    这多么美好。

     

    分享到:

    评论

  • 蓝皮,看你照片第一眼觉得像一个人――郑ZJ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apos/images/biggrin.gif&apos,&apos_blank&apos);">不过要比他帅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apos/images/tongue.gif&apos,&apos_blank&apos);"><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apos#999999&apos>d13g 在 bluemcduller (蓝色麦兜) 的文章中回复道:<p>难道你说的是郑中基?</font>
  • 这张照片是你吗?蓝皮。我是杨梅。终于看到你的东西了。这个名字对于我开始变得具体。<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apos#999999&apos>d13g 在 访客478445 的文章中回复道:<p>上次《风流一代》用了你作封面,但我一直没收到杂志,所以很抱歉没给你寄。&nbsp;这才是我――<a href=&apos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uploadfile/_2005a/20050703-152649_81427.jpg&apos target=_blank>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uploadfile/_2005a/20050703-152649_81427.jpg</a> &nbsp;常来走动。</font>
  • 蓝皮,一个我在公司里遇见的很特别得人.&nbsp;他的小说登在公司的内部刊物上,公司里所谓的&quot;美丽的崔徐娘&quot;多次在公众场合,在蓝皮不在的情况下,极其义愤地说:蓝皮是谁?简直是高级流氓!五作呸!(上海话:下做坯)&nbsp;发表一点个人见解:蓝皮在小说中将一对都市小男女的心理,描写地非常精彩.&nbsp;有机会将蓝皮的小说登上网.</p><p>&nbsp;年夜饭的时候,蓝皮还表演了一个节目,赢得了很多的笑声和白手帕,蓝皮和每个部门的人合影时以一个准备逃学的学生形象,黑边眼镜,斜背着书包,未曾想春节后就彻底绝迹于上海.原因是为了他心爱的老婆.</p><p>&nbsp;蓝皮,一个很特别的,有内容的人!&nbsp;<div align=right> <font color=&apos#999999&apos>d13g 在 访客417572 的文章中回复道:<p>欢迎光临。请问是?</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