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搞完公的搞母的 - [某某某]

    2007-03-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npicn-logs/4896575.html

    为纪念中国新诗诞辰90周年,《诗歌月刊》下半月刊编辑部、撒娇诗院、清水洗尘诗歌论坛、天问文化传播机构等单位联合主办的“让诗歌发出真正的声音”系列诗歌活动于1月25日至26日在美丽的冰城哈尔滨举行(活动盛况见随后的系列报道)。现全文公布与会全体诗人共同拟定的《天问诗歌公约》
     
    第一条 每个诗人都应该维护诗歌的尊严。
    第二条 诗人天生理想,我们反对无节制的娱乐化。
    第三条 诗人必定是时代的见证。
    第四条 一个坏蛋不可能写出好诗。
    第五条 语言的魅力使我们敬畏,我们唾弃对母语丧失敬畏的人。
    第六条 没有技艺的书写不是诗歌。
    第七条 到了该重新认知传统的时候了!传统是我们的血。
    第八条 诗人是自然之子。一个诗人必须认识24种以上的植物。我们反对转基因。

    车前子  叶匡政 冯晏  芒克  老巢  宋琳  张清华 树才  梁小斌  莫非  桑克   默默  潇潇  潘洗尘
     (以姓氏笔划为序)

                         二00七年一月二十七日于哈尔滨

    ------------------------------------------------

    很久没写诗,对诗歌的关注也少了,前段时间,却在口猪那有幸目睹了这个公约;然后瞎逛八逛,在本来不写诗的二二那里又目睹了一遍;今天,在朱威廉的博客上第三次目睹。通过链接,又在沈浩波朵渔博客上看到激烈反应。
    我和诗歌当然有关系,蓝皮火车最上面的“诗粑粑”就是俺10年来的作品,深入程度如何,请各位自行研究。

    很久没写诗,一个原因是诗歌对于我想传达的东东有局限;二是因为诗歌相对艺术来说,不够好玩;三是诗歌给我带来的满足感越来越低,以前写诗有快感,比不过参加艺术展的快感,更不消与某个商业策划带来的快感相比了。有了大的快感下,我还去追求小快感干嘛?最后一个原因是圈子问题。哇靠,圈子,只要涉及这两个字,就会有无边的厌恶从胃里面泛起。
    以后我还会不会写诗?写不写是个人问题,所以,不消抬着到处讲。公约?公共约定?晕。

    公约的目的是什么俺不晓得,但公约实际上把圈子约定泛化了,这个行为让我相当不舒服,有生理反应。我尊重诗歌,正如同尊重我的爱人我的家庭一样,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不懂诗歌的人说了就算了,都是写了不少作品的诗人这么搞,太荒谬了吧。简直可以荣登超级娱乐帝国娱乐搞搞震”栏目头版。

    公约里签名的不少诗人俺见过或者拍过,和默默也挺熟的,但这次的事情,过份了。

    分享到:

    评论

  • 改卖包子了。想赚点钱结婚,不想混了。
    回复张3说:
    好的嘛。包子张。
    2007-04-05 17:43:19
  • 你记性真好!
    回复张3说:
    晕,叫张3的能有几个。
    你最近在做啥?
    2007-04-02 17:50:42
  • 皮儿啊.俺也写过那个的,很久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写过不少:)
    回复二二说:
    写诗好!
    不写诗也好!
    恋爱好!
    不恋爱也好!
    2007-04-02 17:53:00
  • 嘿,娱乐致死!
    回复张3说:
    一起吃过火锅的张3?
    2007-04-02 00:37:16
  • 什么公约,纯属瞎鸡巴扯蛋。写不出好诗也就算了,搞这个,无聊。
    回复小苏说:
    不是无聊,是娱乐噻。
    2007-03-30 17: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