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粘性不一定发生在社区当中。好比我天天要回家,但是我和生活的小区没有太多关系,顶多水管漏水兼停车交费。就算是对门邻居都不认识,何谈粘性。

    2、网络社区和现实社区差别有多大?诚然,现实社区的物理属性决定了它的有限性,而网络社区理论上无限大,那它就真的无限大了吗?物理约束不了它,但还有社群的局限、资金局限和认知度局限……所以,网络社区仍然是有限的。基于这样的比较,网络社区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超级平台,其实上它做野心已不是社区,而是社会,facebook就在做社会;二是往垂直方向走,缩小社群规模,则可以提供更到位的产品服务,实施更有针对性的营销推广,降低资金方面的投入。但是且慢,做社区来干什么?

    3、社区仅仅为了增加用户粘性吗?当然不是。粘只是手段,初衷应该是聚合用户,聚合用户之后,为他们提供对口的产品和服务,再之后,要么从他们身上赚钱,要么“挟用户以令商家”,叫别人来给他们买单——说白了,还是盈利。再且慢,社区是盈利的最好方式吗?

    4、古人云:条条道路通罗马。也就是说,盈利之道并非社区一条,何况,大部分社区目前还不能自身造血,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是不是用更明白的方式来盈利会更好?OK,我们继续刨根问底。

    5、盈利模式不是空中阁楼,不能想象出一个模式来套用户,而是恰恰相反:应该是在研究目标用户的基础上创造匹配的盈利模式。不同的用户群体自然需要不同的盈利模式,再往下挖,他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定然与其他群体不同,聚合他们的方式也就不同,所谓不同,表现出来就是不一定需要sns社区。

    6、那用户需要什么样的平台呢?或者说怎样才能把他们抓住?核心需求和期望值嘛。他要的,给他。最好简单些、合乎人性些、门槛低一些。说到这里我突然想打个比方。我常到小区门口买烟,等距离同价格的一共三家店,我只去一家,不是粘性,没有交流,只因为他家门口比较干净。

    7、好吧,在sns社区普遍还没有诞生盈利模式的时候硬要把二者生拉硬扯在一起不好。那我回过头来只说粘性。粘性是sns社区的专利吗?古人再次云:条条道路通罗马。你看,古人说了,不是它的专利。还有什么东东也能产生粘性?胶水。对的,胶水。如果有种胶水可以把特定的人群粘在一起,想反抗也反抗不了,想摆脱也摆脱不掉,这种粘性一定是最强的。只可惜这种能自动做市场调研并选择性粘帖的胶水还没有发明,我说了也没用。但是这种胶水的现实版是有滴,它的名字叫手机。谁能摆脱手机?没有人吧。所以它就是我说的胶水。怪不得这么多人要打它的主意,原来是司马昭之心啊。手机是不是社区?我说不是,至少它现在还不是。它是一个工具,而且已经快速整合了无穷运用,功能如此巨大,恐怕只有《国产007》中的超级工具“要你命3000”可与之媲美。手机之外,还有没有能够产生粘性的东东?有滴。我不知道而已。但是因为古人云在先,那就一定有,据说,答案在用户中。

  • 来自本博客后台记录,供欣赏。

  • 几乎所有人都有消费“信息”的需求,这种需求从古至今一直存在,可以说是永久性的,人类不灭,对信息的需求就不灭。人们消费“信息”的方式则一直在变化,准确把握这种变化并提供相应产品或服务,就能创造新的商业机会。商业上的变化从不会陡然发生,它一定有规律可循,那么,梳理信息消费方式的变化,也许就是一种有效预测其未来走向的最优选择。

    目光拉得太远没有必要,就从传统媒体开始吧。传统媒体是人类信息消费的第一个突破,它的实质是通过垄断信息人才(即记者、编辑及写作者)的方式来制造信息并提供给人们消费。随之产生的是版权和广告。人们为了获得这些信息,要么直接付费购买,要么免费获得信息,但付出注意力,转由广告商购买——实际上是间接购买。在成本和获利的双重压力下,为了避免用户(读者或观众)因支出增加而流失的风险,传统媒体不可避免地逐渐偏向了由广告商买单的做法——这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广告。

    一方面,因为广告量与日俱增以致对人们构成了巨大的信息骚扰,另一方面,传统媒体的集中、单向的信息提供方式越来越不被人们认可。这个时候,以互联网为载体的信息提供方式诞生了。相比更为传统的媒体,早期的互联网信息提供方式并没有质的变化,它只是把传统媒体的优势发挥得更极致:信息量剧增、信息生产和提供周期缩短。即便没有发生质变,但这仍然是个机会,因为互联网先驱找到了“免费”这个杀手锏,于是,庞大的信息消费者们蜂拥而至转向互联网媒体,雅虎和新浪这样的互联网新闻巨头由此诞生。互联网发展如此之快,以致信息量变成了一个问题——这是传统媒体数十载的发展过程中从未遭遇到的难题。人们迫切需要从海量信息中找到符合自己需求的信息。

    有人把握住了大众的这种期望值,并且很快提供了相应产品——搜索引擎。搜索引擎的先驱是谁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它们不知道怎样把这个满足大众需求的服务维持下去——并非技术问题,而是无法找到适合的盈利模式。google之所以活下来并发展成为巨无霸,源于它的AdWords,这实际上是传统媒体贩卖用户注意力的翻版,借此,google将免费这个杀手锏耍得淋漓尽致,直至将自己打造成为通往众多信息的一道大门。从用户的角度来看,搜索引擎满足了用户对信息量的追逐,进一步加快了用户信息获取信息的速度(想想在新闻门户网找某条新闻的痛苦吧),最关键的是帮助用户进行了信息筛选(PR的功劳)。但用户的期望值仅在于此吗?不。

    作为媒体的互联网对于信息消费者来说,还有更深刻的意义:它能够颠覆传统媒体的信息垄断方式,它能够让信息消费者轻松变身为信息生产者,它能够提供个性化的信息……谁来做出这个转变?

    迈出第一步的是博客。博客的出现让从前的信息消费者获得了空前的解放,同时给予传统媒体重重一击,传统媒体在信息制造和信息传播方面的垄断被彻底瓦解了。而这种剧变其实来源于看似微不足道的一个跨越:降低技术门槛。博客几乎不需要信息制造者具备任何技术能力,正因此,很多从前囚禁在“受众”这个牢笼里的用户纷纷揭竿而起,开始生产信息。博客提供商似乎抓住了这个机会,但是很遗憾,和早期的搜索引擎先驱一样,它们至今没有找到足够规模的盈利模式,所以,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正为收益问题绞尽脑汁。

    这似乎是一个绝境,因为不断的高额成本足以拖垮现存的所有博客提供商;但似乎又是一个机会,只要找到适当的盈利模式,博客提供商仍然有机会存活。不过,用户信息消费方式的进化可不等待任何人,用户们发现信息生产和传播的禁锢被冲破后,大量的信息被制作出来四处流窜,就如同互联网早期的信息泥沼让人无所适从一样,这似乎又回到了同一个循环里面。这是尚待解决一个需求——搜索引擎发现了这个机会,但是它们提供的解决方法着实勉强:博客搜索。另一些敏感的运营者则提供了另外的解决方法:基于feed的订阅。订阅器的出现确实是进步,它把信息选择权交给了用户,这是真正的个性化选择,而不是搜索引擎的机械式推送。但是,人们需要的仅仅是这种成型的信息吗?或者换个说法:信息仅仅是信息吗?信息仅仅是平面化的吗?朋友的一举一动算不算信息?

    用户的信息消费需求发展到这时,已经逐渐清晰:用户需要更立体、更可控、更个性化的信息,而非海量、单向、批量式的信息。这种信息消费方式如何被满足?解决方案直指个人。对,就是一个人的“人”。只有把所有权利交给用户,用户需求才能在这一刻获得满足。

    SNS社区应运而生。SNS提供的是“小服务”模式,即只为个人提供服务;同时实施“全信息”模式,即将所有可表述的内容定义为信息;最后,SNS社区将所有信息制定了feed标准,即用户通过“订阅”的方式获取信息。做完这一切,SNS社区开始当甩手掌柜:用户自己制造或传播信息,用户自己控制信息来源。在SNS社区中,“用户即上帝”的理念有了新的真正的阐释:这次,真的一切都由用户创造。上帝诞生了,SNS社区运营商该做什么?哦也,对了,它有更迫切的事情需要做:盈利。和博客提供商一样,sns社区至今还没有找到真正的规模化盈利模式。这,又是众多SNS社区的一个机会。

    博客解决的是信息制造需求,这个需求后来被整合到sns社区里面了,但是传播的需求呢?呵呵,以twitter为代表的微博客出现了。但我对twitter们心怀和博客同样的担忧,因为这项侧重于信息快速传播的服务同样可以很好被sns社区整合,而sns的信息更为立体,比较之下,优势劣势都同等明显,那么,twitter们如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从而生存下来并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信息消费方式?我不知道答案。

    上面这些由于信息消费方式改变衍生出来的产品和服务,可以统称为互联网应用。但凡应用,都需要一个入口(或者出口),这个口,就是终端。终端是否也在同时发生变化?是否也因成功把握用户信息消费需求而获得机会?答案是肯定的,咱们下回再说。

  • 昨天说想象中的商业模式,絮絮叨叨一通却没有提及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盈利模式。

    什么是盈利模式?就是通过何种方式向用户提供什么样的商品并以此获得相应收益。其中有三个关键点,一是商品,这是商业核心,无此就无商业可言,大家应该早有共识。二是提供方式,即你怎样把商品给用户,这也很好理解。三是获取收益的方式。从古至今,商人获利方式只有三种:1、销售获利;2、广告获利;3、渠道获利。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大概的论述我两年前谈过,虽然今天看来比较粗略,但仍可作为参考。

    没有盈利模式的商业模型在实战中是不可能成立,互联网运营者们没有蠢到置常识不顾的状态,所以还不至于否定盈利模式的合理性,但是,另一种类似的说法却大行其道:“先发展用户,待到一定基数再考虑盈利模式”,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须知,投入期再长,也是在盈利模式清晰的情况下才发生,反之,投入做什么呢?仅仅是获得用户?我不相信这种糊弄VC的瞎话,而且我也不相信盈利模式会自然而然生长出来。

    那么,如果真是在做事,作为最核心最重要的盈利模式问题,为何不提前规划好?

  • twitter是极简主义的blog。
    blog是媒体,所以twitter也是媒体。
    和传统媒体相比,甚至和其他互联网媒体相比,它都要离大众用户更近。
    因为它有吸引用户的三大法宝:单一功能、操作简单、发布成本低。
    三大法宝解决了用户进入门槛,所以引发了用户使用狂潮。
    但twitter没有相匹配的盈利模式,这个很要命。

    我知道互联网的理想主义者们总是说:有用户,就有钱。
    看嘛,连facebook都向twitter靠拢了。
    但我仍不相信只是理论上正确的话,因为很可能没等到钱潮滚滚就一命呜呼了。
    也许我法力太浅,无法高瞻远瞩。
    我坚持把盈利模式搞清楚再上手。

    人一辈子能做成几件事啊?
    如果仅仅玩儿也就罢了,要想实现理想,需要自身供血。
    这是已经被验证过的生态规律,也是颠沛不破的商业规律。
    所以,我不看好twitter,更不看好所有类twitter的产品。

    祝你们好运。

  • 图王章征军找到我,想一起聊聊站长网的盈利模式。说实话,我对站长这个行当了解并不深入,但愿意凭借仅有的些许认识班门弄斧一番。因为站长这个群体具有超强的生命力,又明显地具有太多缺陷——这样的典型样本,很有研究价值。

    表象上看,站长们整日忙于攒域名、快速生成网页、大量抓取资讯、热衷于通过SEO与搜索引擎博客,对一切提升PR值和流量的方法趋之若鹜……这些工作与满脑子宏观概念的理论家相比显得低端,所以后者往往不大看得起站长,而站长们也常常自怨自艾(纯属个人理解,可能存在偏差)。实际上,不少站长收入颇丰,如果愿意把月薪拿出来晒晒,恐怕会令那些出入高档商务楼,整日着正装的白领们自惭行愧。有句话说得好: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劳动换取报酬就是光荣,从这点看,站长也不必太把理论家们的眼光当回事。但是,少数个体代表不了整个行业,站长这个行业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因为从事的是产业链的最下游,技术门槛的不断降低使得竞争越发激烈,利润日趋下滑,同时垃圾站及过度SEO等大量欺骗性行为也在损害整个行业的形象,可以说,站长这个群体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我认为个中原因归结为两个字:格局。格局决定了个人价值取向,个体状况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前景,站长群体的相对封闭又制造了很多阻碍格局提升的人为因素。如此看来,日薄西山的命运似乎已然降临到每个站长的头上。真是这样吗?暂且不下定论,我们来看看与站长相对的另一个群体:互联网理论家。

    互联网理论家有很多别称:业内人士、IT精英、专家……他们善于归纳总结,喜欢高瞻远瞩(或者说好高骛远),更乐于预测发展趋势,对行业内的热点津津乐道。总而言之,他们不缺宏观概念,不乏交际能力,有机会获得VC青睐,似乎离所谓成功更进一步。但这个群体虽然表面光鲜,真要与站长相比,成功的概率可能更低。显然,离成功最近的人,是兼具宏观格局并能深挖细节的实干者。

    绕一圈再回到站长这个群体的格局问题,我们似乎依稀看清了解决之道:如果站长们不再拘于无限的细节挖掘,而是在解决温饱的前提下多研究大局观,清晰把握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趋势,凭借自身的技术优势和线上推广经验,应该能实现较好的切入,从而开辟新的格局。铺垫太多费精神,下面开始切入主题。

    站长网创立的初衷和本意我不太清楚,但从现状看,这是个人站长的聚集地,以资讯为主的构架做得比较深入,交易论坛能起到撮合的功能,而真正能产生营收的应该是托管租用、空间合租、域名注册这几个版块——这样的定位肯定有问题。我曾经提到过用户需求和用户期望值的区别:某个产品或某项服务如果仅能满足用户需求远远不够,企业的产品研发、营销、商业模式,只有在满足用户期望值的前提下才是有效的,运营者必须充分重视用户期望值并以此作为发展方向,才有可能成为市场赢家。——显然,站长网基本能满足站长们的需求:本行业的资讯获取及域名、空间等生产资料购买。但是,站长们对提升格局的期望怎么实现?站长网没有提供相应途径。资讯方面,网站过多立足于站长本身关注的领域而没有其他延展,说得严重些,这只能为站长用户带来安全感,却人为阻断了视野的开阔。用户越是沉迷于这样的内容中,越是被局限。产品供应方面又加剧了这种局限性,结果怎样?站长只会围着手中的个人网站打转,而无心也无力有其他突破。

    我的建议,在资讯方面,不妨开阔些,再开阔些,增设互联网发展趋势、电子商务实战及用户体验等栏目并不断深化,营造更为宏观的氛围,引导站长用户的视野拓宽。学雷锋当然不行,站长网的支撑必然需要持续营收,除了以往的域名销售和空间租用,不妨考虑将站长用户手上的资源稍作整理,然后规划一个平台来为普通消费者提供产品或服务——这样考虑的出发点有二:一是众多个人网站本身已经聚合了若干用户,如果能同时汇集到一个平台上,也许会产生不小的消费里,进而占据不小的市场份额,这个平台是做广告还是做商品,恕我没有更深入的考虑。二是个人站长们都具备较强的推广技能和实战经验,共同来推动一个平台,应该势不可挡。阿里妈妈诞生之日我就在想,为什么这不是由某个站长联盟来完成呢?现在阿里妈妈已然形成了半壁江山,更能说明站长们的能量和价值,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走,是不是意味着站长网有很多可能性?而把可能性变为现实,就需要站长网格局上的开放,而不是相反。

    站着说话不腰疼,坐而论道太简单,以上个人见解先留存于此,待有机会和图王深入探讨再作更具体的补充。

  • 一起网今年3月17日上线,我第二天就注册试用,算是合格的实验小白鼠了。试用的结果当然不好,所以我在好几篇文章中提到一起网都把它当作反面教材。今天看到消息,谢文已经离开了。这可不是简单的撤换CEO,按投资方海量科技的说法:将继续其原有的企业服务,而减少对于一起网的关注——这意味着一起网基本已经死掉。

    死掉是正常的,这和互联网冬天无关,和经济危机也没有直接联系。一个起始就大而全,而且完全没有盈利模式支撑的项目,怎么可能赖着活下去?

    把我当初对一起网的分析重新捡出来看:
    一起网的面目是如此模糊,让我想说又说不出来。这么阐述吧,理论上它是一个适合任何网民使用的sns社区。原因如下:网站里面有巨多功能,你可以找朋友瞎掰,可以写日志,可以看报纸,可以订阅信息,可以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可以上传照片和视频,最牛逼的是还可以开店!——也许正是因为整合了如此多功能,所以才叫做“一起网”的吧。但是商业常识告诉我们,大而全是没有好下场的,远一些的例子是FM365,近在咫尺的教训是龙讯网。言归正传,一起网的产品构架昭示了它的用户定位是全国网民,这样的定位和谢文的经历有莫大关系:从中公网到联众,从互联网实验再到和讯,最后到雅虎中国总经理。往日的从业经历决定了谢文的创业项目不可能从小架构,必然是高起点和全方位的产品思路和运营策略。高起点没错,全方位运营也没错,不过,总得找个切入点啊。豆瓣就是从文化读物入手才造就了今天的开阔局面,并非一蹴而就。换个角度,以传统产业为例,万科就是坚定不移走专业化道路才打造了一面地产旗帜。从这点来看,我实在搞不清一起网在产品设计上的切入点和核心。那么,面目不清的用户定位和面面俱到的产品设计,即便能在其他sns社区展开营销推广,也注定了一起网将在很长时间内不太可能被大量用户接受。至于更远的远景,以我250度的近视眼,暂时还无法看清。

    不是未卜先知,而是我稍稍具备那么一丁点常识:但凡商业项目,总归要赚钱,想赚钱就得有盈利模式。如果没有盈利模式,如何存活?如何发展?如何回报投资人?在泡沫缤纷的年代,VC也会被迷了眼,为创业者编造的一个个神话故事投下巨资。可这怎会是常态?一旦投资人醒悟过来,还会继续往无底洞扔钱玩吗?

    坊间还有一种说法:先培养用户、搭建平台,等发展起来了终归会诞生盈利模式。这种说法很美好,但不过是一幕海市蜃楼而已。甭又把google抬出来说事,那是另类案例,算不得商业规律。且问,是误打误撞成功的概率高,还是遵循商业规律稳扎稳打更容易活下来?答案不辨自明。

    最可怕的是,一起网不是个案。国外的情况不清楚,但国内无数的互联网企业和创业者已经被极少数光彩夺目的成功案例晃花了眼,他们以为那就是自己的明天,他们以为可以不走寻常路另辟蹊径。兄弟们,醒醒吧。

  • 今年4月,康盛创想发布UCH,我写了篇文章对这个产品狠狠地夸了一把,同时对UCH的发展前景和盈利模式悄悄预测了一番。我猜想也许会有公司与康盛创想合作,在UCH这个工具型产品基础上提供广泛的SNS社区托管服务。半年过去了,基于UCH搭建的垂直社区层出不穷,此起彼伏:同事录、5G社区、花名册……有些还折腾出不小的动静。可国内的SNS社区托管商却一直没有冒头。今天,一个模仿美国ning网站的平台上线了:3ren

    从造型上看,3ren继承了国内互联网产品一贯的抄袭做法。比如功能与ning全面雷同,甚至界面和结构都全盘照搬。但我不认为这是硬伤。我的关注重心在于产品的实用价值如何,是否具备明确的盈利模式。且容我稍作分析。

    从属性来看,目前国内的SNS社区相关产品或平台可以分为三类:一类就是大型SNS社区,比如51.com、校内、开心、校内,它们都是为用户提供以自我为中心的对外关系建立、关系管理、关系维护。简单讲,就是搞关系的平台。第二类是以UCH为代表的SNS工具,它实际上属于软件,用户下载后可以快速搭建SNS社区。第三类就是3ren这样的SNS社区托管商了,它类似于博客提供商,技术门槛为零,用户注册以后即可开通自己的SNS社区。不同属性决定了这三类产品(或平台)有不同的用户群体:大型SNS社区能够吸引希望搞关系的用户;UCH对于中小型SNS社区运营者有很高价值;3ren的用户群体则是前二者的合并同类项,简单讲,就是希望自己建社区、自己搞关系的那一拨人。

    从发展趋势来看,上述三类产品不断递进,不断降低技术门槛,不断去中心,最终形成了泛SNS局面。对此,keso的观点如下:“无限度地降低SNS门槛,其实没有意义。每个用户自建一个没人上的SNS,只不过是浪费资源而已。看看Ning.com上大量的SNS,却很少有几个能取得起码的一点影响力。”但我有不同意见:技术门槛无限降低意味着无限接近平等。可以设想,在SNS社区托管商诞生之前,很多用户有心做一个SNS社区,却无力(技术)也无财(空间租用、域名购买),只能眼巴巴看别人风生水起干着急。在SNS社区托管商平台上,大伙同一起跑线,拼的是发展思路和运营能力,是不是更公平些?——这,就是我眼中SNS社区托管服务的实用价值。

    具备实用价值只是产品的存在意义,是否能发展,还要看盈利模式。大型社区要么靠风险投资,要么靠不多的增值服务和广告费,活得不算轻松;UCH的玩法我不太清楚,估摸着是靠订制服务来收取费用,应该也不容易;3ren直接的盈利模式应该是投放定向广告、定制服务、空间扩容,间接的盈利模式可以学习blogbus,但路途遥远,是否能撑到那一天还不可预计,现在又是互联网冬天,前途更加未卜。

    对此,我的建议如是:抄袭ning没问题,但照搬ning发展模式不可行。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网络环境不一样。中国个人用户能折腾的不多,而且之前无数活生生的教训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动个人用户的口袋。因此,3ren不妨在发展免费个人用户的同时,把核心用户定位在企业用户这块,推出零技术成本、低维护成本、高个性服务的企业版本,藉此快速推进平台并能小有收益。重要是有收益,不在大小,剩者为王乃硬道理。最后这句话,也送给其他互联网运营者。

  • 在听音乐的方式上,我是典型的保守派。最初用录音机,后来用CD机,现在用电脑——到此为止。至今,我没有用过随身听,没有用过MP3,更没有尝试过用手机听音乐。之所以不用这些已经很普遍的设备,只因无法适应耳机这种怪东西,戴上它我几乎做不了别的事。即便用电脑听歌,我也需要外接音箱。从动机上分析,可能我喜欢和别人一起听音乐,这还不同于单纯的分享,我要的是一起听。

    但是,在音乐类型上,我又是典型的激进派(至少和大多数人相比),我喜欢顶楼的马戏团、左小祖咒、丰江舟、王磊、舌头……这类音乐在大多数场合很难与人分享,除非专场演出。例外的一次是从上海到广州的长途列车上,我花一块钱点播了面孔乐队的《梦》,强迫同车的上千人和我一起听,哈哈。

    音乐类型+听音乐方式=我很少听音乐。所以,我很难被什么音乐网站打动。

    去年有朋友推荐了last.fm,一个根据口味来推荐适合音乐的社区,据说储存有上亿首歌曲。从功能上来说,这类似于豆瓣(从创办时间上细究,应该是豆瓣类似于last.fm)。豆瓣打动过我,因为它的推荐功能和丰富影评解决了我找电影的麻烦,但last.fm却没法打动我,因为我实在没法接受耳机。后来,我还听说过一个可以根据自己哼唱旋律来搜索对应音乐的网站,我也没能成为他们的用户。

    虾米网

    最后,我想说说虾米网。很显然,我不太可能成为这个新鲜出炉的web2.0网站的目标用户,仅仅出于研究的目的,我把自己当作实验中的小白鼠,花了半天时间试用这个网站,还成功上传了一张尚未被网站收录的专辑《最低级的小市民趣味》。虾米网提供付费(现金或虾币)下载模式,这很好,非常好。因为我算不得一个合格的用户,所以无法推己及人揣测会有多少用户愿意付费来购买歌曲,但仅凭明确的盈利模式这点,我看好虾米网。不绕弯、不含糊,直接告知用户获取服务必须有所付出,这与其他web2.0网站有明确差别。在寒风已至的冬天,其他网站是不是也该直接些了?

  • 刚看到消息,feedsky与腾信互动合并。吕欣欣早在几个月前就积极为融资和被收购的事情忙碌,现在尘埃落定,对feedsky来说是件好事,毕竟它因此能继续发展下去。但我又感觉有点悲凉,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合并是不得已为之的下策。

    rss是很有价值的一个发明,feed托管对于用户具有很强的实用性,但并不意味着从事feed托管服务的feedsky就会活得很好。它缺乏商业运营中最核心的一个环节:盈利模式。传统商业中,盈利模式比较简单,提供产品或服务即可获得收入,没人怀疑这种延续数千年的盈利模式。但在互联网行业,优秀的、能满足用户需求甚至超出用户期望值的产品或服务并不一定能直接获得收入,很多时候,需要开动脑筋,在相关层面设计出一种可以盈利的手段——从这个角度理解,互联网行业的运营难度要高于传统行业,但相应的,如果优质服务加上完美的盈利模式,回报率也会高得惊人,比如google、QQ,就是典型案例。

    包括feedsky在内的大多数互联网企业,能够提供非常优秀的产品和服务,但是没有能力创造出盈利模式,只好在发展中煎熬,或者灵光一闪找到赚钱的法子,或者接到大企业抛来的橄榄枝,再或者,就只有死路一条。很残酷,但没办法,这就是优胜劣汰的商业法则。feedsky很幸运,终于能够得到接棒者的帮助过冬,但至少目前它还没有找到适合的盈利模式,值得欢欣鼓舞吗?何况,这件事也不具有所谓的行业意义,很多同类的互联网企业绝不会因为这个刺激而成功上岸,遍野哀号倒是即将看到的一幕。

    所以,我想对太多互联网企业说:埋头做产品做服务没错,但抽点精力来研究盈利模式也许更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别忌讳谈赚钱,别相信做大用户量终能生钱的鬼话,这是商业社会,活下来才是硬道理。虽然已近严冬,但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赶紧些,再赶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