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尊敬的用户:

    您好!很遗憾地通知您,您的日志 "google走了,中国远了" 已被我们设置为私有,您无法公开。我们知道您写日志时倾注了大量心血,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不得不将该篇日志隐藏。非常抱歉,望您谅解!
    您是我们的重要用户,我们重视您在大巴上的体验;但为了保证能为您提供安全、稳定的服务,请遵守您和我们之间的约定(http://www.blogbus.com/about/blogserviceterm.html)。

    ----------------------------------------------------

    幸好在新浪博客有备份,点这里看:《google走了,中国远了》。

  • 2010年已经过去小半月了,我开始写今年的第一篇博客。之前我想写,blogbus“被备案”中写不了。今天blogubs恢复正常,重新打开博客的一瞬间,鼻子突然有点发酸。不是因为博客恢复的欣喜,而是伴随压抑而来的酸楚。之前海内和饭否被和谐,我没有吭声,因为我仍心怀希望;之后BT被禁,我没有吭声,因为我并不依赖BT;接着blogbus短暂中断,我没有适合的地方表达我的情绪;今天,google将要退出中国,我愕住了,这种被抽空的感觉太过巨大,让人无所适从。我知道,获取资讯是人的基本需求,自由表达是人的基本权利;我还知道一句古训:偏听则暗,兼听则明;但是我也知道,明天,后天,将会有更大更多的惊诧在前面等着所有人,而终点,将是一个专属你我的超级局域网,如果我还有幸继续厮混在这个行业,个人简介也将会更改为:超级局域网从业者。

    最后,为了珍惜现在还能说话的这个地方,略去对“有关部门”的问候250字……

  •  

     

    吃穿住行是人的刚性需求,借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说,这些是每个人最核心最基本的需求,因为它们得不到满足,人就不可能存在。所以,满足这些基本需求的行业永远存在必要性。

    但不能因此认为:能够满足人们普遍需求的行业充满机会。实际上恰恰相反,我认为这些行业里的机会已经不太多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无以复加的竞争。大市场+小投入+低门槛=高度竞争。不要侥幸以为自己可以在这些发展了数千年的行业里能够打造出独门暗器。那些基业常青的企业往往已是积淀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经验教训,所以,它们才撑得住马斯洛金字塔的底座。

    如果把目光上移,作为产品提供者,机会应该更多。这显然是正确的废话,不过我想以互联网产品为例,从生产者的角度来阐述一把,但愿能让废话散发些光辉。

    1、传统的内容提供商可以理解为满足用户基本需求的生产者。虽然这是需要大投入的一个市场,但仍然避免不了高度竞争。而且一旦资金投入达到一定级别,已经不会重复量变引起质变的规律了,这个时候怎么办?除了等死,只能选择转型。传统媒体就是典型案例。

    2、搜索引擎,这个已经成为互联网用户核心需求的产品,也将面临同样的困境。我们都知道目前的搜索引擎实际上并不能提供我们想要的东西,而是向我们推荐“它认为重要的内容”而已。所以,在它当年创新式地诞生并将用户期望值逐渐转化为现在的用户核心需求时,也就意味着它已经慢慢变成了需求理论的金字塔底座。那么好吧,要么以这个底座开始向上搭建(google正是这么做的),要么重新开掘一种搜索产品来满足用户的期望值(Wolfram|Alpha正是如此),原地踏步肯定玩完。

    3、还需要举例吗?如日中天的facebook,是否也到了步入金字塔底座的处境?我想是的。但它和google一样,选择拓宽并夯实底座,F8即是facebook发展线路图中的显著标记。也许对于它这样迅速成长为巨无霸的年轻人来说,扁平化成为平台成为土壤是最优选择——这是后话,不提。

    举例完毕,不想多说了。祝各位周末愉快。



  • google浏览器今天正式推出。第一印象是logo很囧,在浏览器标签栏上和QQ惊人相似,与云南一家企业的logo神似度也很高。看来喜欢这种三色环绕造型的人不少啊。

    google浏览器很简洁,符合这位老大哥的一贯思路,也迎合了极简主义的技术派们高度推崇。但这样做的代价不小,过于简单的功能让人上手有点陌生。特别是一些很实用的功能没了,比如收藏夹同步,这是我看重并一直使用遨游的最大理由。从这个角度讲,google浏览器增加了用户的使用成本。

    仅仅从目前的用户感受角度来理解google浏览器似乎太短视了,也许应该看得更高更远,有位仁兄从战略层面分析了google浏览器的价值,讲得真好,非我辈所能,学习之。但学习归学习,最终还得回到用户身份去感受。我是这么理解:云计算和云服务是趋势,一点都没有错,浏览器将是进入这些服务的入口,也没有半点错,不过,如果现在对用户短期期望没有重视,显然很难让大家对google浏览器投怀送抱。相反,如果在google的刺激之下,微软瞄准用户目前的核心需求和短期期望下手,到时候入口被谁把守还真不好说。作为用户的我,对浏览器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快,越快越好。据说google浏览器速度超快,我没感觉到,或者我感觉本来就很迟钝?我的期望,是能够方便使用它附加的网络服务,比如前面提到的收藏夹同步,还有划词搜索、撤销关闭网页等等,满足这些要求和期望值,才是我在同类产品众多的情况下做出选择的依据。

    如此看google浏览器,还有真有点战略意义大过用户感受的味道,呵呵,我还是等它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再用吧。 

    P.S:我在google浏览器下开始写这篇文章,但却无法添加链接,只好转到遨游下面操作,这个成本似乎太大了。

  • 如果有一份媒体,不计酬劳成年累月每天都在发布同一家公司的新闻,你会怎么看这件事情?我相信大多数人至少会提出两个问题:1、这份媒体是不是这家公司的内部刊物?2、这家公司是谁?

    答案:这家公司是google,这份媒体是G速客,二者并没有直接关系。G速客这样做主要缘于对google的极度崇拜,所以凭借一腔热情向各位传递google的一手资讯,天天如此,几乎从不间断。在国内IT界,对google心怀好感并身体力行去传播其理念的博客不在少数,除了G速客,还有与G共舞,还有keso和众多业内精英……究竟为什么?google是怎样实现这样的自动、广泛、深入的口碑传播?

    我想,其中的原因有四点:
    1、google开创了一种理想化的企业模式,即:高度民主、紧密联系、扁平化。这种模式的核心是民主,表现在尊重个体,最终呈现出持续的创新局面——这样的理由,足以让每一位中国人仰慕,更何况是能够轻易获取全球大量资讯并善于将其与国内现状比较的互联网人士;
    2、google借助它独特的企业运作模式实现了利润的高速增长。如果仅仅是上面提到的理想化企业模式,顶多让大家感受到一种乌托邦气息,但重要的是google在理想模式下实现了理想利润,这就为乌托邦打下了一个坚固的现实基础,并树立了一面榜样;
    3、google的产品创新优势。google大约每个季度会发布10个左右的新服务或新产品。这是任何一家传统企业甚至互联网企业无法企及的高度。这一点对于以技术创新为目标和方向的互联网人士来说,有显而易见的诱惑力;
    4、google号称不作恶。这是一个口号,我不喜欢这样华而不实的理念。所谓不作恶,在商业层面都是相对而言,google随意封掉广告联盟的账号也叫不作恶吗?但是,我不喜欢并不意味着别人不喜欢。实际上,这个口号在很长时间内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即使谷歌(google中国)的产品涉嫌抄袭也没能损害它的太多声誉。

    互联网人士是一个特殊而小众的群体,我认为不具有普遍意义。那么,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用户,对google的态度、认识和情感又是怎样?我没有调查数据支持,但可以推测出这样的结论:google就是普通的一家网络公司,它的产品很多,核心产品(搜索引擎)并不怎么样,其他产品都有同类替代品,比如gmail、阅读器、广告联盟、统计分析、视频、地图、博客……当然,一个普通用户可能并不清楚google到底有多少产品,更不用说使用它们。这种情形下,普通用户怎么可能对google满怀好感并乐于自动传播?

    实际上,国内的google崇拜者确实局限在IT圈内,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那么,类似G速客这样的博客成年累月传递google新闻,为google理念的普及做出了多大贡献?我可以毫不负责的说:贡献不大,而且范围有限。因为G速客的阅读群体局限在IT界(这个结论同样来自主观臆断,理由是普通网民并不知道G速客,更看不懂上面发布的新闻是什么意思),而且在有限的传播范围之内,仅仅是新产品消息发布所能传达的信息实在有限,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看google黑板报,因为它更多发布google动态、创新理念甚至互联网的趋势分析。

    在这种状况下,我实在不能理解G速客存在的理由。它确实也存在不下去了,理由是博客缺乏利润支撑和主持人激情丧失。说句心里话,我赞成并恭喜G速客关闭,因为:
    1、幻灭本人应该去开创更有意义和更能创造个人价值的事业;
    2、G速客的历史使命(如果真有这种说法的话)已经完成,不必再延续;
    3、一家商业公司的声誉、理念、精神或者品牌度不需要,也不可能通过产品资讯媒体来实现,市场是最好的传播平台,大众用户是最好的评价者;
    4、过份细分的垂直博客不具备商业价值,在商业价值缺失的情况下,仅凭激情和兴趣是不牢靠的,G速客的关闭就是活生生的教训;
    5、G速客的读者群(互联网从业者们)应该因此将目光从技术创新转向到商业应用方面。

    最后一点也是我最真诚的期望,不知道有多少互联网从业者还深陷在唯技术创新论的泥沼中不可自拔,更不知道我的这种期望是否能够提醒他们,或者,这期望是否仅仅作为一种自我警示而存在……

  • 中秋快乐 - [八卦万岁]

    2007-09-25

    Tag:google

    我谨代表google向各位问好。
    节日,就是少吃月饼,少日。

    原来是月上有人撒尿,难怪今天昆明细雨淅沥。

  • google阅读器昨天上线了。刚亲手试了下,对界面和功能的印象非常好。特别是“搜索”和“趋势分析”两个功能,很酷,很实用。

    阅读器内的搜索应该算老问题了吧。我自己在抓虾中就遇到想找内容而不能的焦躁,那个急啊,说是抓耳挠腮都不过份。其实这个问题早在长尾理论中就提到过:过滤和推荐是互联网有别于传统销售体系的一个最强优势。国内的web2.0先行者们咋就不明白呢?就我看,不是不明白,是能力有限。但这个难题对于google来说就太小儿科了,本来就是搜索引擎专家,顺手而已。
    “趋势分析”可以帮助用户搞清楚自己的信息阅读量,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各位解决“信息过剩”问题会有一定的指导价值。我今天就开始用这个功能为自己设定每天的阅读量。也许,戒除网络依赖症,指日可待。

    然后,我想先试用几天,如果google阅读器的抓取速度没问题,立马就从抓虾搬家过来。

    以上是我作为一个用户,使用google阅读器的切身感受。
    用户感受大家都在谈,落到实处的有几个?同类产品中,抓虾做得不错,但是它的精力花在内容推荐、个人页面、小组这些SNS社区构架上面了。其中什么问题?抓虾难道想凭借阅读器这个产品搭建起平台通往用户的渠道吗?我觉得不可能。QQ做得好,那是因为沟通是人的一种基本需求。抓虾从阅读器切入,有没有想过阅读属于一种文化隐私而不是人的基本需求?用抓虾这么久,我的博客订阅量是60多,但几乎没有和订阅者、推荐者、收藏者发生过什么关系,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再说转换成本。几乎等于零吧。如果我从抓虾搬家,也许还是清理自己订阅量的一个最佳良机。

    说到底,日后抓虾、鲜果们的日子也许会很难过。方军担忧得没错:“独立Web2.0公司最终有没有成长机会,还在于这个市场会不会最终都被已有的大公司占据,这些大公司往往选择不要收入、只要用户和份额的策略,把整个市场的价值完全破坏。”google为什么这么做?往前推三个月,google收购feedburner其实就是一颗信号弹,明摆着告诉大家:我要开始进军RSS订阅市场啦!为什么收购之后才做阅读器,道理也很简单:如果不收购feedburner,怎么在订阅器里面做广告?不做广告,google怎么活?说到这里,我稍微扯远一点:商业时代,企业盈利是其核心指标,它的运作是围绕盈利来进行的。所谓不做恶,只不过是某种商业道德和修辞手法而已,G粉们大可不必当真。

  •  

    我试过google的不少服务:搜索邮箱talk日历文件照片Analytics(网站分析)、谷歌热榜网站管理员工具我甚至还注册过它的博客。

    到最后,我常用的服务并不多。
    google邮箱我天天登录,看看有什么最新快讯。
    号称全球第一的google搜索?我把它和百度比较过几次,发现还是百度更快,更能把握咱的用户感受,索性在浏览器上设置了百度划词搜索。有问题?百度一下。
    还有前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谷歌输入法,据说抄袭搜狗,所以连试一下的想法都没了。现在,我用的还是是搜狗输入法。

    至于google的其他服务:
    Analytics时不时上去看看;
    日历用过一次就搁起来了;
    talk下载过,安装过,但是用talk的朋友和同事实在太少了,我用它和谁沟通呢?最终还是卸载了事;
    照片管理软件功能强劲,使用起来也非常方便,只可惜我不是快男,没那么多写真闲着天天看,所以也不常用;
    google的文件处理很炫,把office搬到网上,不需要下载安装,而且不怕病毒感染,明摆着抓住了应用软件的趋势,不过因为习惯问题,我还没有打算换掉现在的word;
    至于博客,只能登录,无法浏览,想用都难。

    说这么多,意思无非一个: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网络用户,不可能因为google的光环就成为它的用户。是否采用某项服务,其实面临一个使用成本问题。

    我理解的成本问题包括:产品口碑、产品性能、使用必要性、使用习惯,这四个东东缺一不可。

    ◎  譬如我,最初是朋友告诉我google很强,很酷,不作恶,而且给我发了一封google的邮箱邀请,这就开启了我的google之旅。所谓口碑。

    ◎  用下来,发现google邮箱确实强,作为普通用户,google邮箱在性能、容量、速度和功能聚合方面已经让我有理由选择它了。所谓产品性能。

    ◎  邮箱服务本来就是是每个网民的基本需求,我订阅了google快讯,想当然认为有必要用google的大邮箱来接收大量快讯,但是google的其他产品,对于我就没有这么强的必要性,即便它们性能和口碑再好,我也不可能去用。所谓使用必要性。

    ◎  google的文件处理很炫,性能也强,也许每个电脑用户都需要,但是微软若干年培养起来的使用习惯不容易改变,这也是我没有选择的原因。所谓使用习惯。

     

    写到这里,我发现在上述的成本问题之上,还有“用户群体”这个因素在发挥作用。

    google的中国用户大多是IT业内人士,更不用说keso幻灭的麦克风这样的超级粉丝了。他们在google的口碑营销方面功不可没,之所以是他们,而不是其他普通用户来口碑传播google,与google的用户群定位有着必然联系。
    与此相反,百度贴吧的传播,是一堆接一堆超女粉丝不遗余力辛勤劳作的结果。也许,她们才是一个大众产品真正需要争取的用户群。

     

    最后补充:这篇文章本来是想调侃一下google的超级粉丝,写来写去,又犯了逻辑思维混乱的毛病,扯到用户上去了。没办法,就扣上这顶大帽子吧。
    调侃的文章,改日再写。

  • 前天,也就是4月13日,google花了区区31亿美元收购了一家网络管理软件开发公司Doubleclick。
    有意思的是,今年3月1日,分众传媒收购了好耶。好耶也是一家网络管理软件开发公司,号称中国头一家。
    再之前,雅虎已经收购了业务和DoubleClick十分相似的Right Media公司20%股份。
    接下来,微软有可能收购网络营销公司ValueClick。

    分众收购好耶,明显是向网络广告进军的信号。
    google巨资收购Doubleclick、雅虎收购Right Media,统统是想在网络广告市场上分一杯羹,再分一杯羹。
    咱们的百度同学,是不是也有点急了,好耶没抢到,莫非要抢“哦耶”?

    做网络广告管理的同学,在我看来类似于美国西部淘金浪潮中卖铁锹的,看来有持续的好日子过啦。
    大家一起卖铁锹吧。阿门。

  • google不就是整了一个输入法嘛。
    google输入法不就是涉嫌抄袭搜狗词库嘛。
    google输入法不就是开了后门嘛。
    google输入法不就是有个小漏洞嘛。
    google不就是出口成脏嘛。
    google不就是耍流氓嘛。

    何以成了一个伟大的产品?何以品牌形象和口碑关联?当年的流氓可以洗手,往日的良妇难道就不敢当婊子?